前陣子和一個朋友起了一點小衝突,原因是幾個家庭帶著孩子出去聚餐,餐館提供蠟筆,可以畫在桌紙上,小孩見了都紛紛開始畫畫,整間餐館很多小孩卻很安靜,小孩都在畫畫。

我那個朋友聊到他兒子:

「我兒子畫得醜八怪,唉,醜八怪,我們家還是堆滿了新的蠟筆和彩色筆!」

大人覺得這句話很好笑,大家都呵呵大笑。

他轉頭去和他的兒子說:

「喂,你畫得好像鬼畫符,還是省省人家的蠟筆吧!」

孩子抬頭看了一下他爸,不語,繼續畫。

大人又呵呵大笑。

但我心裡一「涼」。

剛好,隔壁一桌不認識的,他們的孩子剛好也一邊吃飯一邊畫畫,:「哇塞,你畫得未免太好了!我看了…簡直感動得痛哭流涕!」我瞄了一眼隔壁桌的那個媽媽,誇張的將眼睛放在孩子面前。「你看看,眼淚在這邊……。」

隔壁桌的大人們,也是哄堂大笑。

我的視線又回到我們這一桌。

就在這時候,我那朋友又說:「林XX(他兒子的名字),我就說了,你畫的那根很像雞的腳,不像象的腿……。」

大人又呵呵大笑了。

此時我也真的終於受不了了,告訴他:「別再這樣說了!」朋友對我的誇張反應有點驚訝。

我也自覺失言,和緩一點的表示,其實孩子畫得還不錯,誰說畫畫一定要畫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