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發生SARS傳染病,香港機場飲水器不讓客人使用,管理人員在牆上貼了公告,然後用訂製的塑膠套把整個飲水器包起來(圖1)。高鐵車站的飲水器同樣不能使用,也有公告標示,不過,它用普通的塑膠套封住飲水器,相較之下,質感高下立辨(圖2)。香港離台北很近,真是服務人員的最佳借鏡。

從台鐵叫賣便當的方式 就知道台灣是個欠缺「生活美感」的地方
圖一

從台鐵叫賣便當的方式 就知道台灣是個欠缺「生活美感」的地方
圖二

從香港赤鱲角機場往市中心的公車上,窗簾的材質是透光的壓克力,衛生又硬挺,而且收起來時紮成漂亮的花,用魔鬼氈黏得整整齊齊,非常時髦漂亮(圖3)。再看看桃園機場的長途車,窗簾是布料還鑲了蕾絲,國外已經很多年不用了,顏色醜、樣式舊,不僅如此,窗簾隨意散開,只要車子一煞車,窗簾布就前後滑動,乍看之下,真像靈車(圖4)。

從台鐵叫賣便當的方式 就知道台灣是個欠缺「生活美感」的地方
圖三

從台鐵叫賣便當的方式 就知道台灣是個欠缺「生活美感」的地方
圖四

還有民營客運的車廂內,客人一上車就看得到的儀表板上,報紙、寶特瓶各種東西雜陳,這麼混亂的環境,旅客看了就渾身發癢。不僅如此,桃園機場的客運有些已經車齡老舊,外觀破損,安全也堪慮。實在令人百思不解,桃機對計程車有車齡規定,為什麼對大型客運車的管理反而如此鬆散?

要從一個有錢的社會進階到一個有文化的社會,關鍵就在生活上的美感。這一點,又需要從人民素質開始養成。

食器上用點心思,不論大店或小攤都能為自己的食物加值。以常見的容器,依照質感高低排序:陶瓷、金屬、美耐皿、紙、塑膠,最後是保麗龍,怎麼用就看老闆的品味。安和路有一家牛肉麵店,為客人提供美味的泡菜。泡菜不是裝在一般的塑膠罐裡,而是用一個陶甕盛起來。陶甕,讓小店的質感立刻提升,我這個用餐的客人也自覺變得高貴起來。

相反的,如果使用粗糙的配備,再美味的食物也會打折扣。台鐵從廚房送來的火車便當,總是大剌剌的用原本打包的紙箱就往推車上一擺,絲毫沒有美感可言(圖5)。其實,運送的包裝和呈現給客人的包裝是不一樣的,前者要耐撞、保溫,後者要衛生美觀,不同對象要有不同的呈現方式,才是精緻文化的展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