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主席蔡英文訪美,在華府智庫以「台灣迎向挑戰—打造亞洲新價值的典範」為題,發表演講,此前她先一步投書《華爾街日報》,著意於台灣的國際角色,以及美方最介意的兩岸關係。蔡英文的談話與投書內容,沒有意外沒有驚喜,如果台灣對她一番「將在中華民國現行憲政體制下,依循普遍民意,持續推動兩岸關係的和平穩定發展」的演講感到振奮,反而不大正常,畢竟,她即將參選的是「中華民國總統」,在此之前,她已經參選過一次了。

台灣從解嚴政治開放之後,至少黨外參選以來,民進黨人已經歷經無數次大大小小的「中華民國各級公職」選舉,當然包括六次總統大選,到現在還在爭執民進黨是否捍衛中華民國,道理不大,尤其各級公職都是在中華民國憲法上宣誓就職,就此一點,民進黨或許要體認不論獨派支持者的感情如何,做為曾經執政的政黨,至少在可預見的短期,捍衛中華民國符合民進黨的利益,遑論台灣全民利益。

總統府發言人陳以信嚴厲批評蔡英文依舊迴避九二共識,且不真心維護中華民國憲法,前者,的確是事實,後者,則有誅心之虞。

首先,台灣已經沒有「思想犯」這種事,各種政治主張不論統獨,都有自由的空間,即使有人要以「建立台灣共和國」為總統競選政見,也是受到憲法保障的,當選與否另當別論。蔡英文的宣示,就是表明立場和態度,她參選中華民國總統,當選後依循中華民國憲政體制。批評者總不會爭辯「中華民國憲政體制」不等於「中華民國憲法」吧。

其次,蔡英文的確迴避了九二共識,她不但迴避了九二共識,也閃開了「一中各表」,說穿了,民進黨一路罵九二共識罵了十年,叫蔡英文承認九二共識情何以堪?民進黨要各表,北京或國際要一中,索性來一個相應不理。在民主美國大談要依循「(民主)憲法」,美國人總不會翻臉,何況照中華民國憲法本文,主權甚至及於大陸,而依照憲法增修條文,還有國家未統一前云云,這不是「一中」是什麼?這也是為什麼民進黨前主席謝長廷會主張「憲法一中」。

當然,蔡英文抱著中華民國憲法,以示不獨,能否真安了美國的心?堵住北京的口?此刻定論尚早,畢竟,民進黨到現在還提不出足堪取代「九二共識」的具體方案或說法。在美國談中華民國憲法不是問題,兩岸交手,難不成抱著憲法上桌?我們的憲法拚命修,他們的憲法不落實,兩岸關係在政治上可以打高空,在交流面則愈務實愈好。

蔡英文此刻有想法還沒說法,不必急,競選開始終究要以說法爭取選票,當選之後,還要靠說法落實她「維持現狀」的做法,遲早要面對。對比馬英九,蔡英文的謹小慎微,有過之而無不及,截至目前為止,看不出蔡英文有陳水扁躁進的「潛力」,看看她演講後回答提問的「功力」,即可窺知一二。

國務院前亞太助卿康貝爾(Kurt Campbell)問她對「現狀」的定義是否和美、中有差距?她的回答是,可能有些差距,但相信大家有共識。彷彿沒答,但形同跟美國說,「你放心,台美有共識」;問她對習近平看法,她肯定習反貪、是強勢領導人,但也不諱言,長年在福建任職的習「理應更理解台灣對民主價值的堅持,面對兩岸差異應展現更多彈性」,等於跟習近平講,「要習慣台灣的政黨輪替,更要對民進黨執政展現彈性」。

最厲害的是,問她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指她的兩岸政策不是要經過美國人考試,而是要通過十三億中國人民的考試,她雲淡風清表示,「能理解他在這個職位上,必須說他該說的話。」面對強國人嘴臉,還能如此自信尊嚴不動怒的「表示理解」,這就是北京的問題,這個政權迄今不知「理解」為何物,遑論他們領導人從未聞問人民的意見,八九民運都過去二十六年了,還是有無數人士被關押、被失蹤、被旅遊…。對比中國,台灣真小,但我們擁有的民主,確實可以讓我們體面而文明的回應打壓。

至於蔡英文訪美行,美國人是否百分之百滿意,北京是否足堪忍受,她所迴避的九二共識一中各表,要提出什麼替代方案?等她返台,依舊要面對「拷問」,這是對最大在野政黨主席的基本尊重,總統府大可不必急乎乎地隔海嚴批,這才叫文明。

※本文獲「風傳媒」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