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按:中研院社會學研究所的張茂桂老師,參與過多次教科書、課綱事務,2004-2008年出任公民與社會審定本教科書審定委員,並曾任12年國教總綱研修代表委員,直到因不滿課綱微調的黑箱作業以及教育部長對於三一八佔領運動的態度而辭去該職務。

以下,我們邀請他針對從課綱「微調」一直到12年國教領域綱領制定的黑箱問題,發表其看法。請您一同來關心。

一、國教各領域領綱委員,包括各科的課綱委員,其任命必需公開且透明。依據過去工作的經驗,委員們一定要面對社會,例如要出席公聽會,要舉辦多次的座談,根本無法、也不應該保密。如果說課綱委員名單需要保密,這是不可能也不可思議,和過去情形也不符合。

二、審查意見是否保密?這要看公共利益與利益衝突,以及如何運作而定。過去參與國編館時代的教科書審議時,國編館曾提醒教科書審查委員名單不便對外公布,理由是涉及到教科書市場利益,要保護委員,主張不公佈委員名單,可以想見其認為保密有助於公共利益的立場。但是國編館並沒有拿出任何公文規定,也無嚴格限制委員不得公開自己的身分。在現實的運作時,我們好幾次在所謂「三方座談」或者與書局進行面對面溝通時,一定都需要自我介紹出席的委員,而且如果是召集人,必需擔負溝通與最後責任,因此也必定無法保密。因此保密或不保密,是公共利益是否受到維護,利益衝突是否得以避免的實作的問題。但是審查意見的當事人,最後只呈現審查委員會的共同意見,所以個別人的姓名,確實是匿名處理掉的。

三、此次所謂「微調」的問題,為何是黑箱呢?是一開始檢核小組就秘密進行,事後名單也不公開,而被行政訴訟的課綱審議小組會議紀錄(「審議」小組並非一般想像中的「審查」小組),只要能「依決議書公開當時主席如何進行投票的錄音紀錄,以及所謂的「投票」計算的記錄」,依照我的判斷,一堆過去曾經圓謊的學者/官員都要露出原形。黑箱並沒有維護到公共利益,反而保障一小撮人的政治企圖。

這確實很嚴重,但是我也要指出一點:這個被要求公開會議紀錄、投票紀錄的分組審議,其實就課綱發展來說,僅是很末端的問題。課綱在進入審查前,就有很長的醞釀以及討論,也有在國教院端辦理的內部審議過程。這些過程才是問題真正的核心,一旦能透明,不被黑箱蒙蔽,公共利益才能獲得更大保障。

「微調」的黑箱最黑的地方,是在「檢核小組」的組成與授權(感謝鄭麗君委員不放棄找出一部分真相),而現在正進行的12年國教的社會領域領綱與分綱的小組,恐正在以更大的「黑箱」方式進行中。如果要揭露黑箱,不能只盯住「微調案」,更不能僅僅咬住高中職分組審議的會議,這樣只會讓闇黑力量能繼續運作未來的國教課綱的制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