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聽瑞士朋友說起,我們當地某一所學校,所發生的駭人事件。

有一位平日已有憂鬱症病史的老師,課上到一半,突然衝到陽台上往下跳,陽台外就是一條小河。事發當時,立刻有其他班級的任課老師也跟著跳河救援,所幸沒事。而這一位課堂上情緒不穩定的老師,目前也暫時在家裡療養。

「那…班上都是孩子,」我有些擔憂「一定都嚇壞了吧?」

瑞士朋友點頭「是啊…這個畫面光想想就很恐怖,老師突然衝到外面去跳河自殺…」

「那怎麼辦呢?」

「不知道校方最後怎麼處理?但確定一點就是,這種人當老師太危險了!你想想,萬一突然來個玉石俱焚,自己要死也罷了,要是傷害孩子怎麼辦呢?」

「話是沒錯,可是,」我有一點懷疑「如果從此不給這個老師機會,不讓他復職,會不會反而會加重憂鬱症傾向呢?或許我們應該給他們時間,留職停薪治療?」

「哎,這種人真是看不見的炸彈呀。你看之前的德國機師撞機事件也是這樣。你想想,幸好這個老師只是自己跳河而已噢!如果當場對孩子怎麼樣,那真的是…教室裡每一個小朋友可都是家裡的心肝寶貝啊!」

看著朋友搖頭嘆息的樣子,我忍不住想到前一陣子,台灣發生的傷心事件。對不起,我實在沒有勇氣打出全部,因為那是好殘忍的細節。

但是,你們都知道的。

關於這一件事,目前在網路上大多傾向爭論悲劇發生之後的懲罰,例如:是否加速執行死刑等等(廢死議題我不想討論,因為在台灣死刑一直都存在著)。我想到的是,一個很少人討論的問題:究竟該怎麼預防,這樣的事件才不會再發生?

以我前面所提的瑞士老師為例:這是一位患有憂鬱症的老師。表面上看來,他很正常,有一份穩定的職業,私生活方面據說也沒有煩惱,為什麼還會在學生面前演出跳河事件?雖然他這一次並沒傷害任何學生,但以他的情況來說,是否還適任教育下一代的任務?又,傷害的程度有大有小,細節有輕有重,並且,在瑞士是沒有死刑的,但不管有沒有死刑,這樣的隱憂卻都依舊存在…

我們永遠不知道,是不是還有這樣一個傷心的人,在某一個想不開的時刻,做出讓所有人都傷心的事……

瑞士人均所得高,是一個富裕民主的國家,但是憂鬱症還有自殺的比率依舊居高不下。而德國所發生的駭人撞機悲劇,顯然也證明這樣的事件,跟政治經濟其實並沒有直接的關係。事實上,在每一個國家,每一個角落,都有潛在的、傷心的人…所以我覺得,現在討論死刑存廢是沒有意義的,有沒有死刑,死刑執行得快不快,無差別殺人的悲劇都同等存在,我們在互相爭辯得面紅耳赤之際,是不是應該想一想憂鬱症的治療與照護呢?

在瑞士,自殺比率這麼高,傷心的人太多了。前一陣子,有個排行榜把瑞士列為世界上最快樂的國家,立刻被瑞士鄉民嘲笑一番,大家都笑說怎麼可能。那麼瑞士為什麼有很多傷心的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