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2003年至今,我在芬蘭長居了12年,哪怕已經移居北國這麼長的時間,生活中仍常因著育兒而不斷出現各式各樣的「文化震撼」,讓我重新以新的眼光,來認識這個國度與自己。

震撼之一是:小孩真的可以玩很「髒」,而且好像本來就該如此。

冬末春初時,因為正逢融雪時期,天氣不穩定,時而下雨時而下冰雹,孩子的幼兒園院子地上也滿是融雪和泥巴,每次去接孩子,都看到一群小朋友在泥巴堆裡玩,衣服沾滿泥巴,頭髮和臉也不例外。

有一回,我們正好看到孩子趴在地上玩泥巴水,老師則站在一旁笑吟吟地對我們說:「阿雷今天好棒喔,他在院子裡挖了一個泥巴水道網喔!」院子裡一片泥濘,老師與孩子們都笑得開心,因為玩髒是件理所當然的事。

所有衣物和設施,都配合「讓小孩玩髒」

也許是因為在他們的文化思惟中,小孩本來就該自由玩耍不用怕髒,所以,從老師到家長們,都在穿著和設施上,配合讓孩子玩髒。

舉例來說,初春乍暖還寒、滿地雨水泥巴的天氣,幼兒園會請小朋友在保暖的連身雪衣外面,再加上雨衣、雨褲、雨鞋、雨天用手套,如此一來,髒掉的都是容易清洗的雨衣雨褲,更容易讓小朋友盡情地玩髒。

當家長們把孩子從泥巴水裡挖出來後,第一步就是拿幼兒園門口的水龍頭,把孩子身上的泥巴先沖掉一部分,幼兒園的玄關還特別設計一個下水道,讓沖下來的水可以順利流入。

當然光沖水是不夠的,雨衣雨鞋雨褲也得當場脫下來,在玄關處用手水洗再吊掛起來,第二天乾了就可以繼續使用。坦白說,做為家長的我天天洗到手軟,幫孩子脫雨衣雨褲時,也難免會噴幾滴泥巴在自己臉上,泥巴水一定會滴在地上,老師也得天天拿拖把拖地板,然而,沒有人因此抱怨、或找理由讓孩子在下雨天、泥巴天待在室內,好像「怕麻煩」從來就不是藉口,「讓孩子快樂地玩髒」就是生活的一部分。

又過了一段時間,我才發現全身在泥巴地上打滾還是小事一椿,還有更讓我震撼的事。

淡定的芬蘭人,讓孩子從溜滑梯上往下跳

有一回去接孩子,我看見幾個小男生爬上溜滑梯,卻沒有溜下來,他們隨即轉身,從溜滑梯的樓梯那一面,直接往地面上跳!

我在心裡小吃一驚,雖然相信只要老師同意就應該沒什麼危險性,人還是忍不住往溜滑梯的方向移動,想確認地面狀況,還沒來得及走到溜滑梯旁邊,只見三個小男生,包括我家阿雷,很快地爬上溜滑梯,又跳了一次!

老師就站在溜滑梯旁邊看著他們,沒說什麼,老公也只有叫阿雷不要從最高的階梯跳,稍微下來一階,但還是允許他跳了很多次。溜滑梯大概有一公尺半的高度,我這個做媽的站在旁邊,其實有點偷偷希望這個遊戲快點結束,雖然溜滑梯下面並不是水泥地,而是有點緩衝力的沙地,理論上不用擔心,但是跳下來時如果跳得不夠遠,會不會摔在下方的階梯上呢,另外,不遠處有塊小磚頭並沒有被搬走,會不會剛好撞到呢?好吧,我是個想太多的媽媽,身邊的老公和老師看來都很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