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兩日發生驚人的台北市國小女童遭割喉事件,嚇壞了我身邊所有人。見過各種驚悚事件的我也有被嚇到:「國小校園的圍牆怎麼如此容易翻?保安措施明顯不足。學校原本就是個危險的地方啊!」早前某位台灣朋友告訴我,台灣父母認為學校是再安全不過了。這對於一個自幼生長在隨時都會有壞人出現擄走小朋友環境的我來說,非常的不可思議。

我從幼稚園時期就被大人教育「這世上壞人非常多」,大人們還說「人心險惡,學校也不例外。妳唯一能信得過的人只有父母。上至校長下至校務人員,妳都不能掉以輕心。放學後絕不能落單,若有同學找妳去他們家玩妳也不能去,妳並不知道對方的家人是好人還是壞人。人心隔肚皮,凡是妳信不過又或者是不認識的人,妳必須先假設對方是壞人」。

當年的中國,甚至是今日的中國,處處都是危機。每一個孩子都知道,世界不是粉紅色,而是黑漆漆的。我自幼少根筋,總覺得大人們的叮嚀是無病呻吟,是危言聳聽。但是自從我的國小同學慘遭人口販子毒手之後,我對於人心,徹底改觀了。之後在我身邊發生的各種社會案件,以及我出國後在紐約經歷的一切都讓我發現,這個世界的人類,並不怎麼美好。

我醒著的每一分鐘,都在時刻提防著陌生人。在紐約怕被搶,在上海怕被騙,在多倫多怕被霸凌。唯一能讓我靜下心來看看這個世界多美麗的地方,只有台北。我喜歡台北,良好的治安、熱情的人們、美麗的城市,能讓我感受到「安心」。我前不久與朋友上陽明山賞景,瞧著滿臉微笑的國小生們路過,我不禁感嘆「能在台灣長大的孩子真幸福」。

或許也是因為這份安心與幸福感,容易讓人忘記「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人的地方就有險惡」。學校怎麼會安全呢!(搖晃各位校長、家長的肩膀)。您沒聽過中國近年發生無數起陌生人揮舞西瓜刀衝進幼稚園、國小砍殺小孩子的新聞嗎?中國政府曾因此考慮過禁止販售西瓜刀。

很多人可能認為:「那是中國,中國瘋子多」。我跟您說,人性的陰暗面,是不分國籍的。長期失業、患有精神疾病、心理狀況不佳、對社會不滿等等緣由,足以使人做出意想不到不理智的恐怖行為。中國只是因為人口過多資源過少,貧富差距更大,把人逼得更瘋狂罷了。不代表台灣就沒有這些人存在,更不能保證台灣孩子的安全。

任何有貧富差距的國家,都潛藏著危機,總有一方心懷不滿對社會充滿恨。校園可以是安全的,但絕對是在大人們的用心保護、做足防衛措施的情況下才會達成。提議開放式校園的人到底在想什麼?(抱頭)。

我知道此時一定有人會說:「對社會充滿恨為何要對毫無防備能力、天真無邪的小孩子下手?有種衝撞總統府啊!有本事找某某某尋仇啊!」閣下此言差矣,會下此毒手的人通常都是某種意義上被社會遺忘的人,他們自身也是弱者。弱者洩恨的對象只會是比他們更弱的人。誰能比被社會邊緣化、生於底層階級家庭、長期失業的人更弱勢?答案呼之欲出: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