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去到哪裡,都要用一流的態度,做一流的努力。

我剛來實踐大學教書的時候,創辦人謝東閔還在世。我還記得教書第一年,參加全校教職員年度大會,創辦人和我們分享了一個故事。

創辦人說,幾個月前,他參加了一場全國大專院校教師的教學研習營,會場裡有許多教授。活動結束後的茶會,他主動和大家握手打招呼,創辦人看到這些年輕的老師就上前請他們自我介紹,每個老師都報上自己任教的學校,其中不乏台大、政大、成大、清大等一流學府,但是卻有一位老師支支吾吾的不肯說,創辦人問他為什麼?他只淡淡地回應:「我們學校沒有名,沒什麼好提的,可以直接跳過我。」於是創辦人也就沒再多問。

沒想到一個月後,創辦人竟然在實踐的校園裡遇見這位不肯說出自己任教學校的老師。創辦人立刻上前請問他:「研討會當天你為什麼不願意說出你的學校呢?」沒想到那位老師竟然回答,因為在場的人都在很好的大學教書,所以他不好意思說。

當時,我也才從美國回來,剛到實踐任教,對於台灣學校的好壞完全沒有任何想法,聽了這個故事,我心裡很激動,整個人氣到差點沒飆髒話,居然有人以自己的學校為恥,對此我感到不可思議。

從那一刻起,我就在心裡告訴自己,我要把過去所學、所看,最好的帶給我的學生,唯有讓他們相信自己是最棒的,才能將第一流的自己展現出來,回饋給老師和學校。而且我要大聲地告訴別人我在實踐教書,更要我的學生以實踐為榮,不管別人怎麼看待這所學校,實踐在我心裡都是最好的學校,我也要把自己最好的部分奉獻出來(17年後的今天,我要很驕傲地告訴你們,實踐大學設計學院獲選為2014年世界前30大設計學校的殊榮)。

我常常在路邊被年輕人攔下拍照,每當我問他們讀什麼學校時,得到的回應經常是:「我們學校很爛」、「我們學校沒有名啦」、「曲老師一定沒聽過啦」等等,不過無論如何,我還是堅持要他們報上學校的名字,鼓勵他們抬頭挺胸做自己(自我認同是多麼地重要)。

很多人認為自己服務的公司很小,所以在工作上就不願意付出百分之百的心力。但是我認為這種態度根本是大錯特錯!無論我們待在什麼樣的環境,都應該盡心付出。相較於把一個本來就很成功的事業做好,我認為把一個原本不被看好的事情做到成功,才是更加了不起的事!

也許你現在所處的環境,讓你覺得有點委屈,因為人生並不會永遠如你所期待,總是可以站到最頂尖的位置、去到一流的地方。但即使待在一個不如你預期的環境,也不表示你的人生沒了希望。你今天沒有考上自己的第一志願,沒有進入一流的公司,也不能敷衍應付,因為所有的過程,都是一種累積。

與其一直自怨自艾,覺得自己龍困淺灘、懷才不遇,不如看清自己的環境,好好運用身邊有的資源,培養自己成為無論在哪裡都能夠有所發揮的人,這樣一來,不管去到什麼地方,你都會是一個佼佼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