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考完,我們都會問問孩子們考得如何?自已還滿意嗎?

第一次月考結束時,我開口問一個剛進門的孩子考得如何,沒想到他低著頭遲遲不敢說;等了一會,孩子小小聲地說了不及格的分數,說完分數後孩子把頭低得更低,然後就等在那裡,一副準備承接指責或教訓的樣子。我才猛然發現,這位被問分數的孩子是這學期的新生。

基地的舊生們就不會這樣。孩子們會在考完試當天,拎著考卷來和我們一起討論:考題的難易程度,是否可以讓他發揮能力;雖然大部份的孩子考不到及格的分數,但孩子們答對自己有把握的題目,還是可以開心地仰起下巴,說:「你看,我有答對!」真的沒考好,孩子們也會真切的回應:「我都沒有讀完,也應該是這樣的分數。」「沒辦法,實在太粗心!」孩子們知道,基地的大人不會以分數來評斷大家,而且我們在乎的是:他滿意自己的表現嗎?以及,基地的上課內容有沒有幫上忙?還好,新生與舊生之間的距離不會太大,第二次月考後,新生們雖然不像舊生那樣大方自在,但己經可以看著我們回答問題。

前一陣子剛考完第二次月考,幾個女孩一進基地就熱切的說著,一個說:「我數學只有37分。」另一個說:「你這樣是我們班女生第二高耶,第一高是42分,我只有31分。」又一個說:「我們班只有6個人及格。」聽到學姐們那麼不忌諱的講著30分、40分,一年級的孩子們也加入討論,講起自己的成績,但總會多一句「我沒有救了」或「我完蛋了」。

考個三、四十分怎麼會沒救呢?一個班級30個學生,只有6個人及格,怎麼可以呢?我們忍不住插嘴問起各班數學及格的人數,竟然是:4個、6個、7個、8個。孩子們說,這次考試題目真的很難,而且題目超多,許多人都寫不完。

於是,我們和孩子們聊起「常態分配」的概念。我們在紙上畫出橫軸縱軸,解釋兩個軸線分別的意義,畫上鐘形曲線,再解釋線上任一點的意義後,請孩子們利用成績單,試著畫出自己班級分數的曲線,好幾個班級曲線的高峰,果然就落在30分到40分之間。

問孩子們:「曲線的高峰如果落在80到90分之間,代表什麼意思?」孩子們想了想,說:「那個班是超級厲害。」另一個孩子說:「應該是題目比較簡單。」再問:「如果題目難易適中,曲線的高峰應該落在那裡?」有的孩子說:「50到60之間」,有的人說「60到70之間」。但大家都同意,一個合理的考題,應該會讓60、70分的人比較多。

另一個三年級的孩子加入話題,說:「我們班這次數學有4個人100分,大部份的人都有及格。」大家馬上說:「你們的題目一定很簡單!」三年級的孩子開心的說:「對啊,因為三上的成績要納入免試,我們老師說題目出簡單一點,分數才會比較漂亮,免試上的機會就比較大。」

這下態勢就很明顯了,考試的分數事實上無法真正反應孩子學習的狀態—考了30分的人不一定比較笨,如果全班那麼多人30分,笨的就該是讓大家不會寫的題目;考了90分的人也不一定比較聰明,如果全班大部份的人都是這個分數。「但是,分數高一點還是比較好!」國一的男孩說出了大家的心聲。在基地雖然不會被以分數評價,孩子們還是有學校以及家裡的壓力要面對。

於是我們追問:「你覺得分數的高低取決於什麼?」孩子們複述起父母師長的話:「有沒有讀書」、「有沒有認真」、「有沒有偷懶」…國三的孩子看了看大家之前畫的圖,說:「考試成績的好壞要看老師題目的難易,題目簡單一點,分數就高一點。我們以前題目都超難的,不像這次為了免試,變得超簡單。」聽到學長的說法,大家紛紛點頭稱是。

我們再追問:「如果考試分數的高低,是由題目的難易決定,那麼,你可以決定什麼?」一個孩子脫口而出,說:「完了!只能由老師決定了。」還好其它的孩子並沒有那麼絕望,孩子們想了想,說:「這樣分數就不重要啦,重要的是我們有準備的內容有沒有答對。」「分數老師決定,我們可以決定,要不要讓自己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