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前,昭琳認為她讀錯系了,財金系白讀了,因為她一點也不想在金融機構工作,而財金系就是為了訓練金融機構的人才。十年後,她說起自己每天的工作,都運用過去財金系學到的知識與能力 -- 而且感到充實快樂。

其實,白白耗費的不是她在財金系的學習,而是她經歷的自責和迷惘。她並沒有走錯路,只是她當時不知道「專業」的多元性,甚至有大量的創造空間。

讓我們話說從頭。

以為是適性選擇,原來是誤會一場?

昭琳的成績很好,當初在一類組,填什麼科系就會上什麼科系。因為她數學尤其好,在父母和老師的建議下,選擇了財金系––很合理,這個科系日後工作明確、穩定、收入不錯,又能發揮她的強項數學,而且一開始她也不反對(雖然是因為不了解)。

漸漸,昭琳感到不對勁了。她不希望人生都只是在算冷冰冰的算數,這個領域的黃金頭銜「精算師」對她一點吸引力也沒有。她不想去游說別人貸款,不想為了銀行的獲利賣金融商品,也不想當交易員在買賣之間套利…。但是,這些就是系上資料、人力銀行、教授與學長姊分享提供的職涯選項。

她喜歡做什麼樣的事?她說:「喜歡和人交朋友,喜歡幫助別人,喜歡被人信任的感覺,喜歡看到因為自己所做的事而讓人的生活變得更好。」

我搔搔頭:「那你當初是不是該讀個…社工或心理師什麼的?」

「對啊,我那時候超想的啊!」那個時候的焦慮,昭琳仍然記憶猶新。

那是許多年輕人都經歷過的糾結:我讀了這個科系,卻對所有既有的相關專業不感興趣,甚至厭惡!選項一:忍耐著就去工作吧,過一天算一天,某一天也會習慣,努力賺錢早點退休。選項二:毅然離開這個領域,像是沒有專長背景一般從頭來過。

昭琳就像是大部分沒有那麼強大決心的人一樣,選擇了前者。她出國再讀了個學位(因為數學好,讀書對她相當簡單),在美國結了婚,進了她不喜歡的大型金融機構。埋首在數字和金錢之中工作,和公司文化不對盤,和多數同事無話可聊,而且對金融界風氣江河日下不能苟同。她離職的時候,已經是心灰意冷,身心俱疲:「早知道走錯路了,不該做金融的」。

其實,她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40年的證明:專業可以設計創造

離職後,昭琳利用在家的這段時間,整理了一下結婚時擱下沒辦理的財務手續,順便為老公可能被公司外派到澳洲做準備。在上網查資料的時候,昭琳發現一套「財務顧問 (financial advisor)」的材料,閒著沒事,她就下載讀了,果然大有幫助。

後來,她找到財務顧問的相關資料還有進階版,就是「財務規劃師(financial planner)」的一整套線上課程,學完可以拿到碩士學位,而且還有專業執照。她才發現,這是財金領域裡一群和她相似的人,憑空創造出來的一個專業。

在1970年代之前,美國財金專業人才幾乎只在大型機構中工作,例如商業銀行、保險公司、美聯儲等等。但隨著當時的金融業日漸複雜,一些人感受到這個產業中的張力與矛盾:銀行或保險公司的僱員,若要和客戶推薦金融商品,其實常常是基於公司的利益,而不是客戶的利益,而客戶沒有能力和時間研究,就算心裡不完全相信,往往還是被牽著走。

這些財金從業者想要創造一個專業角色,獨立在金融企業之外,以客戶本身的需求與福祉為唯一目標,分析投資方案和給予財務建議。

在1969年,13個財金專家齊聚於芝加哥,他們都肯定社會上有這分需求,於是他們決定創業 -- 不是創造一個企業,而是創造一個專業。第一次,他們在紙上寫下「財務規劃師」這個嶄新的專業類型名稱。未來三年之間,他們設計出了這門專業需要有的技能與執業準則,發展出了整套培訓課程,並且成立一個跨國的組織進行教育、考核、頒授證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