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微熱,公園裡照例擠滿了小孩。

幾個大人帶著小孩在公園裡玩。

這時,一個看起來一歲半左右的小男生突然搖搖晃晃的走到另一個年紀看起來差不多,但體型小很多的小女生旁邊。他蹲向小女生時,開張了口湊向小女生的肩膀,看起來不知是要親吻,還是要咬她。

小女生的媽媽從公園的長椅上跳起來,衝向那個小男生,把他從小女生旁邊移開。看起來,媽媽的解讀是小男生要咬她。

被移開的小男生受到驚嚇,馬上哭了起來,這時也衝向小男生的媽媽,馬上就對著小女生的媽媽吼了起來:「妳是誰?妳憑什麼碰我家小孩?我家小孩從不咬人的…」

「我怎麼知道妳家小孩咬不咬人?他對著我的孩子張大口,我該怎麼想?…」小女生的媽媽也不甘示弱,馬上反擊了回去。

兩個媽媽在旁邊吵得面紅耳赤…一些旁觀的人開始勸架…。

坐在旁邊看著這一幕的我,突然想起老大小一歲多時的一件事:

一樣是微熱的星期六,一樣是擠滿小孩的公園。

唯一的差別是,那時我才來以色列沒多久就生小孩,不甚清楚這裡的文化。我那時很不喜歡帶小雅來公園,總覺得以色列的小孩自由慣了,父母對紀律的要求不多;再加上當地父母在公園時常會聊天聊到忘記小孩,所以小孩偶爾難免有脫序演出~我雖然喜歡以色列教育上自由放任的思維,但卻不大喜歡父母放任小孩這件事。再加上,那時候小雅常是公園裡最小的小孩,不喜歡我們跟著,要自己玩耍,如果發生什麼事,要跑去拉她都來不及,所以每次她在公園,我都很膽戰心驚。

不過,不能因此把小雅禁足,她還是有出門玩耍的權力。

在公園裡坐了5分鐘,就看到有小孩拿沙鏟鏟滿沙往其他小孩身上倒。被倒沙的小孩的媽媽,走到那個倒沙的小孩旁邊跟她說:「不要倒沙在我小孩身上,這樣不好。」

自始至終,那個倒沙小孩的父母卻都沒有任何反應及舉動,像是不關他的事一般,看著我就有些火大。

小雅爬上大溜滑梯後,雅爸說他想先回家。我說我們可能等一下也就回去了。一方面因為那陣子的小雅脾氣不甚好,只要有人跟她搶玩具她就會尖叫,我向來不接受小孩在外面叫得跟瘋子一樣;另一方面是其他小孩的行為並不好,就算小雅不惹人家,別人也會來惹她。

話才說完,我就看到有個4歲的小孩從小雅背後撞了一下(當然不是故意的,只是想越過她去溜滑梯)。而小雅的反應也很粗魯,被撞了之後,馬上回頭打了他一下。

這一來就不得了,那個4歲小孩火大,開始不停手的打她。第一次看到自家的小孩被打,而且是被大她很多的小孩打,我覺得有種無法控制的怒氣直衝上腦部。那個小孩打到第三下,我忍不住出聲阻止,衝去抱起小雅就往回家的路上走去。

我是覺得,別人家的小孩不必要由我來教,如果他父母放縱他打人,倒不如離開就好。

然而小雅卻是一路哭,一直用手指著公園的方向,看來是想回公園去玩耍。之前沒搞清楚缘由的雅爸問了我詳細狀況後問我:「既然不是她的錯,妳為什麼抱她離開?這樣不是懲罰她了嗎?小雅有權力玩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