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京某個酒店大堂,我見到了她。雖然北京交通狀況很差,但她準時到達,我原先準備至少等一陣子。

「黃總,實在很抱歉,我本來想早一點到,其實我就住在附近,但距離太近,反而不好叫車。」

她是台灣人,從事互聯網相關行業,有十多年工作經驗,在北京已待了七年,我有些問題向她請教。

她非常陽光,臉上帶著笑容,講話速度很快,對大陸現況相當了解,看得出來歷經過中國市場快速變遷的滄桑。

我提到她所做的事情是現在最熱門的行業,不論台灣或中國大陸,年輕人熱衷網路創業,政府也非常支持。我問她對台灣年輕人成立start-up的看法,她搖搖頭,無奈地微笑:

「現在的小朋友把事情看得太簡單了,很多設計的東西層次都不高;他們應該到大陸來看看,多了解別人在怎麼做。」

我問她是否準備繼續待在大陸,她想都沒有想,非常堅定地回答:

「雖然我還未創業成功,但這裡機會實在太多了,錢也多,大家都拿著錢找項目,只要你能夠組織團隊,把最基本的東西做出來,馬上就能籌到種子基金。」

離開的時候我告訴她,與其在台灣投資「小朋友」,我寧可拿5倍的錢來幫助她實現理想。聽了我的話,她笑得很燦爛。

幾天後我飛到廣州,碰到另一位台灣人,也是從事網路相關工作,在一家民企上班,他在大陸已待了12年,我問他有回台的想法嗎,他搖搖頭。

「我在這裡已定居下來,去年我剛結婚,老婆是大陸人,我的工作相當有挑戰性,最近我們公司剛剛完成C輪融資。」

他做的東西相當先進,即使大陸也才剛起步,台灣沒有市場,我同意他沒有回台灣的理由。

最近在媒體上看到我朋友谷月涵的一篇文章-台灣正在「淡出」中國,他提到朋友轉述,北京擔心台灣正在逐漸和中國疏遠(drifting away) 。這是很傳神的說法,就像男女交往,雖然沒有分手,但日子久了,關係越來越淡,等於名存實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