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來一位產婦產下死胎,指控其婦產科醫生診察不力,引爆了網路上一連串關於醫療糾紛的論戰。此案的醫療行為是否恰當,已有諸多討論,此處就用經濟學的視角來分析這個事件。

市場交易乃是「只問收穫,不問耕耘。」廠商提供的產品服務,必是以滿足消費者利益為最高考量。若無法滿足消費者利益,不管該廠商提供該產品時是如何嘔心瀝血,都不能說這個廠商是成功的。

例如消費者上餐廳吃飯,卻吃到上吐下瀉,不管該餐廳廚師如何強調自己在烹煮過程中的辛苦,或廚師過去經歷如何優秀,都無法改變「廚師無法滿足消費者利益」這個客觀事實。在這個意義上,我們可以說該廚師是失敗的。

醫病關係也是類似,醫生是為了病人而存在的。如果沒有病人,世上就不需要有醫生。醫生必是以照顧病人利益為最高考量。如果病人利益沒有被照顧到,不管醫生診療過程是如何用心,我們也很難說這次醫療是成功的。

不過醫生再神,也難救必死之人,不能說病人沒救活就是醫生失敗。此外,病人與醫生間,存在著極高的訊息費用:醫生是否有竭盡全力,病人是無從得知的。因為病人只看這一個醫生,但醫生卻要照顧許多病人。如果病人在醫生手上或死或傷,病人本身或家屬無法分辨,究竟是醫生已盡全力,還是因為醫生不注意而導致病人受害。這就是醫療糾紛出現的原因。

這次的醫療糾紛,其中一個特點是產婦本身是高風險族群。當醫生看診這類病患,醫療失敗的機率較高,醫生接受這類病患的誘因就較低。因此,有什麼機制可以讓高風險病患,既得到醫生適當的照顧,出事後也不會讓醫生覺得委屈?

在市場交易裡,高風險的消費者若想要廠商提供的服務,他就須付更高的價格。就如一個人想在戰火漫天的地方買一瓶水,除非付更高的價格,否則是無人願意賣給他的。如果消費者付的價夠高,就有廠商願意冒險提供產品。也正是因為消費者願意付高價,才能誘使那些最有能力在高風險環境下提供服務的廠商,去滿足消費者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