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柴靜「穹頂之下」紀錄片後,空氣中PM2.5懸浮微粒成為熱門議題。有些輿論主張政府訂指標讓這東西越低越好,但這只會讓人們生活變更糟。

PM2.5怎麼來的?它或來自工廠排放,或來自車輛廢氣。它不是工廠業主或車主窮極無聊排好玩的。當工廠煉鋼、煉油、燃煤發電,車主開車上班或旅遊,就排出廢氣,因此它是人們使用這些產品的必然結果。如果我們不需要鋼、汽油、電,也不想開車,廢氣就不會出現,空氣會更乾淨,但生活也會更不方便。

正因為人們不想過原始人生活,工廠業主才去生產這些產品,才會有廢氣。如果要求政府將PM2.5指標降越低,工廠或車主要花大錢裝置空氣過濾設備,這些產品服務的供應變少,人們為此付的價格也越高,剩下能購買其他產品服務的收入也變少,新鮮空氣絕非毫無代價。我們不可能又要空氣乾淨,又要享受鋼、汽油、電、車輛帶來的便利,天下從沒有白吃的午餐。

事實上,空氣「零污染」是不值得的,因為這意味著我們要放棄許多讓生活更便利的產品。對社會來說,空氣污染有一個最適的量,這個量意味著:污染一單位新鮮空氣對人們帶來的價值,和放棄該單位新鮮空氣對人們帶來的損失相等,這是經濟學裡的「邊際相等原則」。「零污染」意味著完全放棄污染空氣帶來的價值,這是不值得的。

有些環保人士認為,像空氣等自然資源,不能用成本效益來衡量。但其實社會中的道德準則,仍是按成本效益原則來判斷。若某人只為好玩就砍掉一棵樹,會被指責是浪費,這是因為只為好玩就犧牲一棵樹,是不值得的。假如這人快凍死了,因此砍樹生火取暖,不會有人說他浪費,因為犧牲一棵樹救人一命是值得的。道德準則的背後,仍不脫成本效益的考量。

空氣污染也是一樣。PM2.5當然不好,但若工廠生產的鋼、汽油、電,能拯救許多人性命,也是不好嗎?有些人探討PM2.5,只盯著它危害人體,於是要政府管一管,卻忽略PM2.5 為人們生活帶來的價值。這和政客狂開支票告訴選民大興土木有好處,卻絕口不提因此要付的代價,豈不同樣是在以偏概全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