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新娘來店裡看婚紗的人,除了情人、婆媽、姊妹之外,更多是新娘的閨蜜陪著來。宜靜是七年前來C.H拍婚紗照的新娘,當時陪她選婚紗的就是閨蜜小艾;這次換小艾結婚,宜靜陪她來看婚紗,理所當然。

剛開始,曾經接待過她們的業務小蘋果,並沒有覺得太奇怪的地方,直到和她們談到婚禮伴娘的服裝時,小艾告訴小蘋果:「伴娘,就是宜靜。」時,她聽了是滿腹疑問。

「她們年輕人會不會是因為不懂禮數?所以不知道已婚的太太,不能夠再當伴娘?還是她們百無禁忌,毫不在意?」小蘋果告訴我時,我提醒她,不管客戶在不在意?知不知道?我們都應該再跟她們提醒或確認。所以,當兩人再次來店裡溝通一些拍照細節時,小蘋果私下就「伴娘人選」的問題,提醒了新娘。

「謝謝妳提醒,我不忌諱這些的,況且宜靜目前單身。對我來說,她願意主動當我的伴娘,陪著我張羅這些結婚細節,對我來說很重要,也是對我最大的祝福。」小艾話說的語重心長,勾起小蘋果的好奇心。

「總經理,既然新娘不介意,我當然也就沒有繼續往下說。不過,我就是覺得怪怪的。沒想到第三次,小艾和準新郎一起出現時,我覺得新郎好面熟。經過我一番調查後,妳知道嗎?我有驚人的大發現,原來,小艾要結婚的新郎,竟然是宜靜的老公。」

接下來小蘋果被勾起的八卦魂欲罷不能,小艾、宜靜這對閨蜜間的故事,就這樣一點一點地被小蘋果挖了出來。

宜靜、小艾兩人從高中時代開始,就是好朋友。兩人要好,個性卻很不相同;宜靜,聰明外露、個性自我、任性隨意;小艾,相較之下,頭腦就比較簡單,帶點傻氣,所以相對她比較認命。

就像宜靜曾在大學時代,鬧過轟轟烈烈的事端一般。原來,宜靜在系上分組作業提出的創意構想,被學姊擅自剽竊,拿去作為校外論文的發表。宜靜發現後,相當氣憤。於是,拿著證據,直接在課堂當教授、同學的面前揭發學姊,這完全就是她的作風。

但專任教授卻認為,既然是分組作業,學姊如果也曾參與討論,就不能斷定學姊抄襲。於是沒有積極處理。宜靜不肯善罷干休,一路投訴告到學務處,要求學校處理,甚至還到學校公開的PTT要求公斷,引起軒然大波。搞到最後教授被調查,只是沒想到宜靜的下場,竟然是那學期的這門學科被當。

但如果相同的事情發生在小艾身上,小艾就會選擇息事寧人,最多也只是私下去告訴教授,教授如果不受理,小艾最積極處理的方式,大概就只會給自己尋找一個舒服的理由,消化掉負面的情緒,息事寧人。

因為個性互補吧,所以兩人結為好友以來,宜靜通常都是發聲的主角,而小艾的世界,也大都是繞著宜靜打轉。大學時,兩人雖然不同校,各自也都交往不同的朋友,但兩人的默契、交情,就是和後來認識的朋友不一樣。加上宜靜對人防衛心重,所以心裡有心事或想法,有時也未必真正顯露出來。所以,即便是曾交往過一陣子的男朋友們,也未必抓得住宜靜的心思,宜靜最常跟小艾說:「他們反正是不懂,我也不想說。」至於,小艾真懂宜靜嗎?宜靜就曾告訴小艾說:「我想妳當然也是不懂,不過這不重要,我就是放心講給妳聽。」而小艾反正也不喜歡複雜的事,宜靜說她不懂就不懂吧,反正宜靜願意講,她聽就是了。

而對小艾交往的男朋友們,宜靜通常也會事先警告他們:「不准欺負小艾!」,她就像是小艾的姊姊一般。其中曾發生過小艾交往過的男友小P,慣性劈腿,小艾一把眼淚一把鼻涕時,宜靜就直接找到小P,當場賞他一耳光,幫小艾出氣,甚至直接跟小P說:「你根本配不上小艾,請你離小艾遠點,能滾多遠就多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