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南奇今年有一個創舉:開始寫部落格。可能很多人都好奇,為什麼一位美國卸任的聯準會主席(相當於台灣的央行總裁),一舉一動都成為全球政經焦點的大人物,卻會選擇一個相當「鄉民」的方式來表達自己的想法呢?

也許在媒體寫專欄比較不自由,也或許柏南奇想要經營自己的品牌,不管如何,一開始寫部落格之後,柏南奇就針對一個大家都很關心的議題來發表看法:「為什麼利率這麼低?」而且針對這個議題連續寫了四篇文章來討論。

可能很多人都認為,利率會這麼低還不是因為聯準會所公布的基準利率所造成的,如果覺得利率低,聯準會自己主動升息就好了呀!也的確很多人罵聯準會把利率降得太低,導致一些靠存款過生活的人過得很辛苦。

那麼,柏南奇怎麼說呢?他說:對,聯準會可以控制利率,但是如果聯準會對利率的控制不是根據經濟情況來調整,那就糟了。

利率,都是根據經濟情況調整的

在他的文章中,提到一個抽象的概念,就做均衡實質利率(equilibrium real interest rate),其定義為在充分就業與資本資源完全利用的情況下所展現出來的「實質利率」(經過通膨校正的利率)。在一個快速成長的經濟體,均衡實質利率會比較高,以反映資本投資可以帶來比較高的預期報酬。而在一個成長緩慢或衰退的經濟體,均衡實質利率一般來說比較低,反映的是投資機會受限而且比較難獲利。

所以如果聯準會希望看到市場上無論勞工或資本都被充分利用,聯準會的任務就是運用影響力將市場利率推往均衡實質利率靠近。如果聯準會放任市場利率太高,經濟可能會因此減緩,甚至步入衰退,因為當聯準會設定的借款成本超過了投資的潛在報酬,資本投資就再也不吸引人了。

相反地,當聯準會放任市場利率太低,經濟則會出現過熱的情況,最終導致通膨的產生。簡單來說,聯準會像是在跟市場搶資金,當聯準會決定的利率太低,對資金來說沒有吸引力,資金就會跑去投資,但是如果聯準會決定的利率太高,資金就會傾向於不冒險投資。因此柏南奇才會認為,聯準會並不是造成利率太低的兇手,而利率的決策其實都是根據經濟的情況來做調整的。

在景氣還沒復甦前,豈能貿然行動?

如果柏南奇的說法是對的,那麼當聯準會的工作做得夠好,就能透過利率即時調整與反映經濟的情況,不致於讓經濟過熱,也不致於讓經濟減緩,而呈現一個穩定發展的狀態。但是這種情況顯然沒有出現在現實生活當中,所以我們一直都可以看到每隔幾年的景氣循環,一下子經濟過熱,一下子又經濟衰退。

所以是聯準會的角色失敗了嗎?是不是因為聯準會在經濟復甦的時候沒有來得及反應,均衡實質利率已經高於市場利率,利率太低而導致資金過度投資,最後經濟過熱?這會不會就是現在市場上的現象呢?這麼看來,那些罵聯準會將利率維持在太低的說法,其實也沒有錯呀!

所以在這裡,我們可以觀察到的一個現象就是,聯準會或央行幾乎沒有能力可以透過控制利率的手段來確保經濟穩定發展,但是必須區分清楚的是,到底聯準會是有心的還是無意的? 有心的聯準會或央行之所以把利率控制在極低的水準,是因為認為經濟還沒有明確復甦的跡象,因此不敢貿然升息,怕自己的輕舉妄動對好不容易轉好的經濟又造成致命的打擊,所以刻意保持不動,直到訊息明確才肯調整利率,但是這麼一來往往就落後給經濟的變化,於是經濟過熱已成定局,即使升息也無力回天。

無法判斷經濟局勢的央行,才教人害怕

而無意的央行則知道自己沒有判斷經濟局勢的能力,於是在經濟指標出現好消息的時候就升息,出現壞消息的時候就降息,但是經濟指標的表現相當不穩定,不但造成基準利率升升降降的不穩定,也可能造成誤判,在經濟穩定發展的情況下因為基期高而出現壞消息,結果本該升息調節卻反而降息而造成經濟過熱。

有沒有發現央行難為?柏南奇當然大可宣稱自己的作為,其實都只是因應經濟情勢而已,在當下絕對是最正確的作法,但是後續是否會有後遺症誰也不知道,所以不該被苛責。但是,在這當中顯然也絕對有個人主觀判斷的空間存在,這也就意謂著曾任聯準會主席的柏南奇,雖然順利透過各種貨幣政策手段帶領美國走出金融海嘯,但數度的量化寬鬆,以及維持數年的低利率是否會造成將來的貨幣泡沫,柏南奇恐怕也無法置身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