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知道以色列小學需要做「根」的這份作業,是在某一年我第一次帶幼稚園小班時的事情。

幼稚園小班的孩子語言發展已經很不錯,小孩開始對於各種人與人的關係覺得好奇。一天在沙坑玩耍時,一個小孩突然問我:「妳的爸媽叫什麼名字?妳的祖父母叫什麼名字?妳的外公外婆又叫什麼名字?…」

一開始被問到時,我真的楞了一下。我祖父母在我還沒有出生前就過逝了,加上父母親離異,我從來沒有想過要問母親這個問題。至於外公外婆的名字,很努力的想可以想起外公的名字,外婆的也不大記得了。長輩不就是長輩?從小就是叫稱謂長大的,我就不敢去問嚴厲的外婆她叫什麼名字。

「而你知道這些人的名字嗎?」我忍不住反問小孩。而令我吃驚的是,所有的小孩不只是知道直系血親的名字,很多人連爸媽有多少兄弟姐妹,各叫什麼名字都一清二楚!

「啊,Winnie,猶太人很重家庭的,通常家庭關係很緊密,往來很頻繁。」聽到我跟小孩的對話,一位同事看到我吃驚的臉色後,開始跟我解釋「妳出生於中國文化的環境,你們應該也很在意家庭關係吧?」

接著她跟我解釋以色列的世俗教育中,在小孩的成年禮前後,有一份很重要的作業,叫做「根」。在這份作業中,要把祖宗八代與親戚五十的事情都搞清楚。

「所以小班的小孩知道所有直系、旁系親屬的名字很正常。」同事接著解釋「畢竟這裡的小孩還是都直呼大人的名字啊!」

「一般猶太父母都不大介入孩子的學校作業,他們認定那是小孩自己要負責的事情,老師也不能出一份超出孩子能力的作業,不然會被家長指責。然而有關於『根』這份作業,老師與家長都知道這是一份父母一定要介入幫忙的作業~而且不只是父母,連父母的父母或兄弟姐妹也都要幫忙。因為,這是送給孩子成年禮最好的禮物!」

根據猶太習俗,女生到12歲,男生到13歲要舉行「成年禮」(Bar/Bat Mitzvah)。

成年禮一詞出於猶太經典《塔木德》,意思是「有義務履行猶太戒律」。執行成年禮,就代表孩子的心智、體魄、能力都到了一個新的階段,可以跟大人平起平坐。成年禮後的孩子必須履行猶太教義、傳統和倫理,參與家庭分工與所屬猶太社群的各種活動;當然也享有許多只屬於大人的權利,包括在禮拜堂裡朗讀經文,以及結婚。

換句話說,過了成年禮,就該對自己所有的行為負責任,像個大人。

在以色列成立之前,「成年禮」就是個宗教儀式;而在以色列成立之後,世俗猶太人認真反省「成年禮」的意義,也思考如何用現代教育的方式,告訴孩子他們已經長大。

他們找到的方式是帶領著孩子「尋根」!

「知道祖父母是誰、曾祖父母是誰、住在那裡、做了什麼事…會讓孩子跟歷史與周遭環境產生連結,更進一步知道自己是誰,自己從那裡來…」後來再找到機會跟同事談「尋根」這份作業時,同事這樣跟我說。「站在現在,瞭解過去,比較能看到未來!」

「像是我在做這份作業時,得知一輩子活在耶路撒冷的曾祖父是個力大無比的矮子。我去拜訪他的故居時,鄰居告訴我以前那裡流傳著一個我曾祖父的故事:故居前的巷子十分狹小,當時很多貨物還用驢子揹送。有次我曾祖父出門恰巧碰到驢子,在這個狀況下的處理方式只有兩種:或是我曾祖父要跳上路旁的矮牆,或是驢子要坐下來讓我曾祖父從牠身上爬過。然而兩造都堵在路上不肯相讓。最後後頭趕驢的人不耐煩了,告訴我曾祖父如果他沒辦法讓驢子坐下來,就跳上圍牆讓他們先過吧。曾祖父一聽火大,兩手抓住驢子的兩邊耳朵,用自己的頭狠狠的撞擊驢子的頭,竟然把驢子給撞昏了…」不知講過這個故事幾篇的她,說完還是自己笑翻了。

「從此之後,曾祖父故居前的小巷、當地曾祖父曾組織的老人社團、無聊時納涼的老樹…都對我意義深重。我看到這些地方,就可以想像當年曾祖父在裡面活動時的樣貌…從此之後,耶路撒冷對我的意義也就非常不同」同事繼續說。

嗯,聽起來頗有趣!那這份作業要從那裡開始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