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我是不是生了很重的病?」「弟弟,這個不是重病,只是很麻煩,因為你的血液裡面有壞人,所以我們要做化療,把壞人從血液裡趕走。」卡內基執行長黑立言及朱媛夫婦的小兒子黑筠瀚,六歲那年發現罹患血癌,隔年底過世。 

孩子生病、過世,對許多夫妻而言,是個怎樣嚴重的打擊?又是怎樣不願提起的傷心往事?但是黑立言、朱媛夫婦齊心挺過來了,他們也願意向人分享這段故事,朱媛說:「我堂姊來到我家時,看到我們把筠瀚的照片放得家裡到處都是,便問我:『你看了不會傷心嗎?』其實我反而看到筠瀚的照片就有力量;因為聖經中一段話對我而言很有幫助:『忘記背後、努力面前的,向著標竿直跑』。」 

苦中作樂別把壓力丟給孩子 

沒有怨懟、沒有自憐,黑立言及朱媛夫婦相當坦然的和我們分享走過喪子的點點滴滴。我們問道,孩子生病的那一年,可以想見充滿了壓力,他們是如何面對的?當時幾乎沒回過家的朱媛說:「對我而言,因為擔任卡內基的講師學到許多,讓我知道如何控制我的恐懼和壓力,不要丟給孩子。」 

朱媛及黑立言分享,有個五六歲的孩子,因為不願吃化療藥,束手無策又擔憂的父母,只好把孩子關在廁所中懲罰,「其實父母情緒上恐懼的移轉力是很強大的。」因此為了讓病中的筠瀚有正面的能量,朱媛及黑立言常常告訴兒子,可能八、九月就能出院、就可以回到學校,因此為了未來做準備,筠瀚在病中並未中斷學習,還是相當認真的念書、寫作業,家教老師天天至醫院陪筠瀚玩、上課,黑立言也每天下午陪伴兒子,那段期間他們組了七、八十個不同的樂高玩具,「所以筠瀚每次看到爸爸都很開心,因為黑立言會露出『黑立言式』的笑容!」朱媛說。 

黑立言認為,「苦中作樂」是相當重要的,比如某次在筠瀚化療的間斷期,短暫回到家中,「有天筠瀚說外面天氣很好,我們人多的地方也不能去,乾脆就在家中後院野餐。」

怎麼走出喪子之痛》黑立言夫婦在家擺滿兒子照片:那不是觸景傷情,而是一種力量

夫妻齊心面對壓力不吵架 

孩子生病時,通常也容易引發父母、家人間的爭執,因為大家都很擔憂、都充滿壓力,不過黑立言分享:「我覺得我們大家沒有彼此吵架的原因,是出自都想要給兒子好的、快樂的感受,身體不好,至少心靈是開心的。」朱媛:「我們當時沒有特別互相打氣,但就像黑立言說的,『齊心』很重要。」 

由於血癌,筠瀚幾乎沒有抵抗力,許多病童反而是因感染而過世,因此當時朱媛相當在意衛生習慣,朱媛說:「我會一直拿酒精給兒子擦手,一整天擦個二、三十次,兒子要什麼物品我也會先拿酒精消毒,我自己的手更是擦到都泛紅。」黑立言笑著說:「我覺得她有點超過,但還是很尊重,這種時候我就不要說:『唉呀沒有關係啦,已經洗過了』。」如此就是「齊心」、願意相互配合,對於當時的朱媛來說,就是給予一個母親很大的支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