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獲科技報橘科技報橘授權刊登,原文出處

TO 導讀:本文作者為內容行銷方法論網站Copyblogger的媒體內容作家Demian Farnworth,他以自身的經驗來談為自已的生活和工作定下規則後,所帶來的改變。本文以第一人稱述敘。

就像是累積資本一樣,困難的工作讓你擁有動力。如果你想要精通數位媒體,那麼你就要常練習實作。

Brian Pickings的網站創辦人Maria Popova每天都會發佈3則文章,其內容通常都是關於她所讀的書,這些文章裡充滿了她豐富的學識與創意。

當我收到邀請去主持我們的數位行銷播客網絡節目時,我立刻就答應了。這是個可以讓我組織工作、接受新挑戰,並持續製造新型態的數位媒體的好機會。然而,他們警告我不要對節目品質有所期待,要我別太樂觀。

在我跟其他Rainmaker.FM的播客一起進行的開場對話時,我們的頭頭Robert Bruce說了:「你一開始的100場節目都會超爛。」他其實是要激勵我們。

當然,我第一個想法是:「我要儘快達成100場節目。我不想要我的節目很爛。」那麼要怎麼做最好呢?—製作一個很短、但是每天都播的節目。

我算了算,我知道我可以在6.25個月內完成100場節目。但如果我的節目不是每天,而是每週,那麼就要花我2年的時間才能做到100場節目。

我沒那麼多時間。

但這個時間表這麼滿,我只能先暫停手邊工作。但這樣的工作量究竟會讓我更積極努力?還是會把我活埋?除了這個問題之外,我更憂心另一個潛在危機:我怕被自己的完美主義打敗。

●我如何不被完美主義擊敗

害怕失敗、害怕犯錯、擔心自己不是最好的,我內建的完美主義幫我設了不合乎常理的超高標準,所以我總是拼了老命要去達到這些標準,而我付出的代價通常是我周遭的一切。

當無法達到標準時,就容易引發挫折感的惡性循環,而且也耗盡我的資源,導致報酬遞減。所以,為了避免這樣的情況發生,我需要堅守嚴格的時刻表,每週創造出4個短篇獨角戲。

每週三:08:00到24:00,我要寫出4篇劇本。

每週五:08:00到24:00,修改劇本、排演,然後錄製節目。

每週一:08:00到24:00,我把所製作的節目(附帶我為每個節目所寫的短篇部落格)交給我們的製作小組。

每週大概12小時,每個節目約需3小時。雖然這些界線是人為劃分的,但我非常感謝有這些界線。因為除了製作Rough Draft,我依然可以每週替Copyblogger寫一篇文章,還可以與 Jerod Morris一起研究並錄製The Lede,另外我還負責很多幕後的工作。

如果沒有做出時間區隔,我必定無法完成這些工作,所以我需要做出工作行程表,限制我的工作時程。除了這項,規則還帶來其他6種美好的優點。現在就讓我來告訴你吧。

1. 「限制」避免你筋疲力竭

「限制」可以避免完美主義吞噬你,讓你閃過瓶頸。

我討厭瓶頸。

我討厭不想起床的感覺,我討厭因為晚上磨牙而很酸痛的嘴巴,我討厭因為小事而抓狂的自己。

所以我限制自己晚上12點一到,我就得開始打包我的播客作品。每集作品我都盡力做到夠水準,然後就寄出;不會讓自己徹夜通宵的來修改作品。

當然,我當初也可以拒絕主持這個節目,但我覺得這些工作我應付得來。然而,這也代表了我必須拒絕其他事情,因為我必須保持生活的平衡,並保有努力工作的喜悅。這是件美好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