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一個孩子簡單,但若要「栽培」一個孩子可就沒那麼單純了。根據統計,若單純計算孩子從幼稚園到研究所畢業,基本的學雜費開銷大約是200萬—這還是以一路都就讀公立學校的行情來估算。倘若孩子未來選擇重考或是出國深造,那衍生出的費用更令人咋舌。

慶幸的是,這畢竟還是比較不緊急的支出。華爾街日報作者 Stacey Bradford 曾說過「若要存孩子的大學教育基金,那麼『時間』將是你最重要的本錢,越早開始則效益越高」。若能從寶寶還小時便開始妥善規劃,存夠教育基金便不致於有太大的壓力。

一般人在探討如何籌措高等教育(如大學、研究所)經費時,往往會建議下列幾個步驟:

步驟一:實際估算可能的教育基金。雖然這個估算可能因為各階段求學規劃不同而很難精準得出,但仍然可以在參考各公私立學校的現行學費標準後,再考量通膨與學費調漲幅度,來取得一個估計的數字。有目標金額,才容易具體談實踐。

步驟二:根據目前寶寶的年齡,推算每個月必須提撥的金額。

步驟三:成立專款專戶,投資儲蓄兩相宜。

在美國,因為大學學費佔國民平均所得比率相當高,估計從15%~50%不等,因此也有所謂的529儲蓄方案 (529 plans),由各州政府主持,透過專款專戶和賦稅減免的方式,鼓勵父母及早為孩子儲蓄大學學雜費。

台灣雖然沒有類似的政策,但父母還是可以參考這個方式,為孩子開一個專款專用的教育基金戶頭。不過這畢竟是10年以上的長期規劃,因此建議父母必須慎選投資工具,好比固定收益型的基金。即便是對投資沒有概念的父母,也可以透過定存等方式,來積累戶頭裡的金額。 但無論如何,請務必挑選自己熟悉的投資工具,才有心力做長期持久戰。

教育基金:最容易被排擠的預算

上述的步驟聽起來雖是老生常談,執行起來卻不見得容易。根據美國知名育兒網站 babycenter所做的一項(不怎麼正式的)調查發現:只有57%的父母表示已開始採取行動存教育基金,而竟然有高達 43% 的父母表示「還沒開始行動」。這是怎麼回事?

比較合理的解釋應該是:身為新手父母的人,往往也是處於家庭責任最重的階段。倘若把所得扣除房貸房租、孝親費、日常生活費、保母費等相關費用,往往會所剩無幾。在種種考量下,類似教育基金這種「沒有急迫性的」支出,在優先順序上自然會被犧牲。這也是很多人在面臨教育基金的兩難:明知越早開始存越有利,卻也因為沒有急迫性而使之受到其他預算排擠。

教育基金準備好了,那退休金呢?談「量力而為」的哲學

上述建議的理財步驟隱含有一個假設,那就是:父母必須責無旁貸地為孩子的高等教育全部買單。在這樣的假設下,需準備的教育基金自然就高,對擔子已經很重的父母無疑是另一股壓力。

事實上,國外已有研究指出近年來父母幫孩子大學學費買單的比例有降低的趨勢。換言之,有越來越多的父母開始要求孩子自己為自己的學雜費尋覓管道,像是獎學金贊助、就學貸款、甚至是自覓財源 (如工讀) 等。對這些家長來說,他們依然深信大學學歷是值得投資的,只是比起一廂情願地為孩子的高等教育學費買單而導致孩子將這一切視為理所當然,他們更傾向也讓孩子擔起部分責任。

況且,就長遠的規劃來看,除了孩子的教育基金需要考量,父母自己本身的退休基金也不能不規劃—而這兩筆費用實際上有強烈的競爭關係。

傳統父母多半有「養兒防老」的心態,願意傾注自己所有的資源來栽培孩子,無疑就是希望孩子未來成器後可以回頭孝養自己。這些父母用心固然可佩,但多半很難獲得預期的回報。這也是為什麼就連富比士的專欄財經專家都強烈建議:最好把退休金的順位放在教育基金之前。這就像坐飛機時,起飛前的安全宣導總會告訴你:「先幫自己的氧氣罩戴好,再來關心別人的安危」。

因此,即便我們深愛孩子,願意為孩子奉獻所有,但最好還是「量力而為」:父母應該優先把自己這把保護傘照顧好(無論是利用退休金或是保險),避免為了栽培孩子而犧牲自已的退休生活基礎,反而給孩子造成更大的負擔。我相信,孩子也會慶幸擁有不需他們擔憂的父母,讓他們可以安心飛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