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請載我去敦南誠品。」

「對不起,我不知道怎麼走,你能告訴我嗎?」

「什麼?你連敦南誠品都不會走,這可是台北的路標阿!你這樣怎麼能上路?」

「先生,實在不好意思,我上周才開始開計程車,所以台北市還不太熟。」

以上是我和一位計程車司機的對話,我實在氣到不行。這種新手上路,要客人帶路的事,我過去只有在中國大陸遇到過,但現在台北路不熟的司機好像越來越多,經常碰到。

我把此歸納解釋為社會現象,第一類是原有工作不順,覺得開計程車可能是自食其力的好方式;第二類是「越界」司機,最近有不少新北市的司機在台北市趴趴走,你一定要告訴他路名,因為他不認識建築物的地址。

還有第三種「兼職」型態:後座司機照片明明是一個男的,結果卻是一個女司機;或者是一位年輕人的照片,但開車的卻是一位頭髮灰白的老人家,大概是他父親。

我們正進入一個正職/兼職融合、傳統工作被重新定義的新時代,很多人除了原來的工作外,還會有第二個工作,這可能是為了生計,也可能因為網路讓我們更容易兼職,比如說線上英語教學。

很多新的工作被創造出來,但在另一方面,也有很多工作被取代。

計程車司機就是一個替代性很高的工作,幾乎沒有任何差異化。短期衝擊會來自Uber這樣的租車公司,長期因汽車走向無人化智慧駕駛,更不需要司機。

除了科技外,「外包」也是影響工作的主要因素。網路時代,外包變的更容易,也較符合企業需求,可隨時根據業務狀況調整人力配置。

上周在紐約時報讀到一篇有趣的文章,提到「好萊塢工作方式」可能是未來經濟最佳模式,因為每拍一部電影都會組成特別工作團隊:導演、編劇、燈光、化妝,project-based,拍完就解散,下次再找不同的人。

有人擔心臨時拼湊的團隊可能會溝通不良,但網路讓協調變得更順暢,這年頭跨國視訊會議透過Skype就可以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