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委姚文智與台北市議員謝維洲,日前替一位黃姓產婦召開記者會,控訴榮總在處理其胎死腹中狀況時的一系列技術與倫理問題。不料,這個作秀記者會卻引起了軒然大波,甚至有許多泛綠選民嗆聲不再投姚文智。最終姚文智與謝維洲只好出面致歉,請求社會的原諒。

榮總死胎案,立委道歉》談民代作秀的道德界線
來源:翻攝姚文智臉書

這就是標準的作秀作過頭。但為什麼他們會搞過頭?這個案子為什麼會逾越了作秀的道德界線?這是擦槍走火,還是惡搞活該?

此案中的醫學技術與專業倫理問題,已有許多醫界專家提出意見,於此就不再贅述,只能說,當事人的狀況還在醫學可解釋的範圍內,而家屬的後續要求似嫌過度。當然,家屬本身有一些情緒反應,尚在可理解範圍內,真正衝擊姚文智政治前途的,則是搞到此案醫師傳出請辭消息。

雖然事後傳出本案醫生已在兩個月前辦理辭職,其離職和本案沒有關係,但在醫病關係緊張的今日,隨著資訊交流的普遍化,有越來越多的民眾對醫生的勞動環境感到同情,也對醫療糾紛中病人的需索無度產生反感。

特別是婦產專科的人力已嚴重不足,當事人還對醫生有過度的責任要求,可能使台灣的婦科醫療環境更加惡化,這也讓民眾更加不滿。因此這兩位民代碰到排山倒海而來的反彈,一點也不奇怪,只能算是「正常能量釋放」。

如果姚文智與謝維洲在承接此案時,願意採取比較柔性的處理方式,像在議會舉辦具有一定法律效力的「協調會」,以公道主、中間人的身份,逐步拉近兩造看法落差,或許狀況還不會發展至此。

但他們卻採取了公開挑釁的「記者會」形式,企圖訴諸眾議。

民代為什麼要開記者會呢?這代表他們不想當中間人,只想幫陳情人多爭一點好處,並替自己多搶一些媒體曝光,增加之後勝選的機會。在抓錯風向球的狀況下,當然就引火自焚了。

筆者過去擔任民代助理、主任時,也曾舉辦過許多記者會,引火自焚的狀況也不是沒有,所幸並未搞得像本次事件如此嚴重。就筆者觀察,拿捏一個議題是否可以「做」,和民代與其政策助理的政治嗅覺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