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學長姊分享、上網查科系資料、參加營隊和博覽會、追求興趣與熱忱…這樣就能「選對科系」嗎?其實,不見得。

兩年前我曾經寫了一系列文章,大力抨擊「熱門度排序」做為選擇科系的依據。我大學的時候這樣選擇的結果,現在想起來都感到忿怒和挫折。反對盲目的「熱門度排序」,仍是我今天堅定不移的立場。但是,我對於兩年前提出的解答方案,今日卻沒有辦法那麼肯定。

這兩年來,我又訪問了不下百人,關於他們的學習歷程與工作經驗。我發現不少讓人疑惑的經歷:明明在進大學前也是查了資料,也參加了科系博覽會,也請教了學長姊與長輩,而且也選擇了高中時的「內心所愛」,為什麼許多人讀大學之後(包括就業後),仍然迷惘、焦慮於轉換跑道,對於大學的歲月感到抱憾?

以下,就是面對真相的時刻。有四大原因,讓選擇科系這件事,難有公式化的方法,可以得到準確結果。

原因一,投入學習所愛,也可能接不到畢業後的未來

有個寓言故事:一隻田鼠找到了一大缸米,縱身跳進去,其樂無比,大吃特吃。幾個星期之後,吃光了米,卻發現已經無法從缸中跳出去,最後餓死在缸裡。

短程的快樂,有時候代價是長期的折磨––我聽到不少這樣的感慨,當事人在大學時其實都是選擇他們當時的「所愛」。

訪問過一位文學科系的學生,是的,她對文學充滿喜好。在大學階段,她的學業就是興趣,她準備考試的過程可以很享受––閱讀小說、詩歌、散文,馳騁在文學的優美與情境,考試時寫下自己的感受與想法…。

直到她突然發現步入大四,而之後該如何?許多系上同學準備擠教師窄門,有人準備走學術,她深入了解之後,對這兩條路都感到極度不適合。後來她走入商業領域的職涯,文學仍然只是興趣。這樣的例子並不少見。

當然,他們沒有到「死在米缸裡」那樣極端。但他們的疑惑卻也非常真實:如果不知道如何將職業生涯與興趣銜接,大學階段不顧一切的追求所愛,和短視與任性有何不同?

真實案例:英文系沒前途?為什麼台灣在培養人才前,從沒想過學生畢業後的死活

原因二,以為學以致用,想不到所學大多無用

在大學之後,走上與所學相關專業的人,是否就對自己的大學科系很滿意?還真不見得。

我認識有學生抱著改善政治、貢獻社會國家的心情讀政治系。很認真地讀完政治系安排的課程,堅定地走向政治事業,曾任職國會助理、政治人物的班底、政界外圍基金會。他就感嘆地說:

如果現在回到18歲,仍然準備未來從事政治事業,我絕對不會讀政治系––政治系讀的科目,一般書上都有,其實不必老師教。政界每天真實在運作的事,都是學校沒有教的。能不能在政治場域表現與發展,和是不是政治系沒有關係。這也是為什麼,國內較知名的政治人物之中,極少人出身政治系––柯文哲讀醫、朱立倫讀商、王金平一開始是數學老師!

這並不是政治系才遇到的現象。一位相當優秀的商品設計師和我談到,她在設計系期間,只有兩門課對她有幫助,這兩門課都是業界設計師兼課,教學生一些業界設計的真實思維。除此之外,大部分的課,老師教學生自己過去所學的,卻不教學生未來需要的。當她進業界後,幾乎是以白紙一張的程度從頭學起。

也曾和一位導演兼製作人聊過他的用人哲學:他絕對不用戲劇系、藝術學院畢業生;因為他們腦中有藝術理論,卻沒有觀眾、沒有常識。聽得我倒抽一口涼氣。

當然也有完全相反的例子。我有一位醫生朋友蔡依橙,他這樣描述他的大學生活「我大學超討厭醫學,念不下去,大三以後幾乎都在補考。也曾經想自殺過。」但是在進入醫院執業後,在放射科發現自己的才能與興趣,成為相當傑出的醫生、主管、研究者,以及創業家。

現在多數大學都與實務脫節嚴重,走入與所學相關專業,還做得有聲有色的人,他大學是否選對系?我不知道。也許,不見得是他選對系,而是他做了一些對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