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來大學申請入學放榜,許多檢討的聲浪也紛紛襲來。這些檢討主要分成幾種說法,第一,考試制度不公平。學測的題目比指考簡單,而成績好的同學常常在甄選階段,成績就能壓過其他同學,所以申請制度造成功課好的人考比較簡單的考試,功課比較不好的人考比較難的考試這樣的現象。這種說法其實不了解甄選,還留在聯考時代的思維模式。

學科能力測驗的考試範圍以高一高二為主,內容比較基本,不會考刁鑽的難題,並且以級分的方式來計算成績,所以不需要一分兩分計較。這樣的考法要考的是基本的能力,不能偏廢某個科目。有的人會質疑,申請制度要找的明明是在某個科目有特長的學生,又為什麼要考國英數社自,這樣的考試方式對自然組的學生比較有利。這是正確的批評,但是,各個科系也有相應的調整方式,就是加權計分。比如數學系加權計算數學成績,那麼,就算五科總級分只有65級分,透過加權的方式,有數學特長的學生也許也能在第一階段的篩選中超越成績更好的同學。透過學測與指考兩種考試方法,正好是讓成績中等但具有特殊專長的學生,不需要在指考中跟其他同學廝殺那一分兩分,就能透過自己專長的科目申請入學。

第二種說法也是現在比較常見的說法,即多元入學變成多錢入學,這種說法通常質疑自傳與讀書計畫的寫作對有錢人比較有利。這種說法只說對了一半。去年我的學生裡剛好有這樣的例子。

我有三個學生,他們的成績在升上高中後相差甚大,一個進入一般私校就讀,一個進入貴族雙語私校就讀,一個考上聲譽不錯的公立高中,三年後,不無意外地,三個學生的學測成績呈現由低至高的排列。這三個人都想申請法律系,看過三個學生的申請資料後,我驚訝地發現,那個進入一般私校就讀的學生,雖然成績沒有其他兩位學生優秀,家境也沒有那麼優渥,可是備審資料準備得出奇地好!

觀察後發現,跟兩位學生比起來,這位同學家境沒有特別優渥,成績也沒有特別突出,對於自己的未來沒有那種「讀好書、申請爸媽喜歡的學校、出來當白領階級」的穩定感,因此很早就開始規劃未來,當然在備審資料中,能夠更清楚地描繪自己申請法律系的動機,以及對法律系的熱情。不是說成績比較糟的學生一定比較適合甄選,而是「具有獨立思考能力」的學生才是甄選制度要的人才。

那麼參加夏令營、志工或者才藝檢定有沒有用?前幾年一篇〈「別傻了!推甄不是這樣玩」大學老師真心話〉報導中,大學教授親口說了,效果有限。一方面,像是奧林匹亞數學競賽,除非是優秀到拿到獎牌,才會讓人眼睛一亮。反過來說,如果已經優秀到這樣的程度,不讓這位同學透過申請入學管道入學也說不過去,因為他本來就是甄選制度要招收的學生啊!

另一方面,特殊的才藝檢定只有在跟申請科系關係很密切時才有用,如果要申請社會系,拿一個鋼琴檢定過來,似乎也沒有太大用處,更何況很多老師搞不清楚這些才藝檢定的分級,怕打錯分數,對於備審資料的加分效果不大。最後,能出國參與國際營隊,除了證明你家很有錢以外,沒有什麼太大的用處,就算有加分效果也不明顯,一大堆的「超短期」志工證明也只說明你是個功利心很強的人,不只沒有加分,反而是扣分。

那麼,又是為什麼申請文件需要自傳與讀書計畫呢?自傳不是用來讓有錢人家的小孩炫耀自己的從小用錢堆砌起來的才華的,而是用來說服評審老師:我對這個科目很有興趣,也很有潛力,即使我的學業成績未必是最好的,但我絕對是最適合進入這個科系就讀的。而讀書計畫則是要讓人看到學生對這個科系是否有足夠的了解,是真心誠意地要進入這個科系就讀的。

現在教育部都要求各系所必須將課程地圖放在網頁上,如果希望大學老師錄取你,卻吝於花一點點時間上各系所網頁看看他們的課程設計,那麼,大學又為什麼要相信你是真心要來求學而不是把這個科系當做備胎呢?我常跟學生說,寫自傳就好像寫履歷表,寫讀書計畫就像是寫企劃書,透過自傳與讀書計畫,評審老師們才能確定,這個學生是真心喜歡我們的科系,有潛力能學習這些高深的知識,培養這個學生對我們系所來說是加分的。

綜合以上,我認為,有三種學生其實是不適合參加甄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