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假的時候,動不動就來電話要我們做事。資深員工對新進同仁超沒耐心,長官還會當眾羞辱員工,或是私下排擠,說員工的壞話。為了業績要我們對客戶漫天給承諾,拿到案子之後又失信…」禹恩學弟研究所畢業後,進了知名企業,本來還覺得幸運。八個月後卻失望至極,在聚餐上,近來工作上的難耐和不順終於有人可以發洩,吐苦水像下梅雨一樣。

本來,我們也就抱持「同理包容」的心情,微笑著聽下去,有類似經驗的人也加入附和。偶爾有人似乎試著把話題帶開,不幸都失敗,他總是把再把話題繞回來,似乎今天晚上徹頭徹尾,將成為訐譙老闆大會。

直到,一個學長卻似乎覺得單純的發洩太沒建設性:「禹恩,我們都明白了,你老闆爛,主管爛、同事爛…然後呢?你打算怎麼辦?」

大家看向禹恩,他搓揉額頭,「也不能怎麼樣啊,大環境就這麼壞。這麼知名的公司都這樣了,其他公司好不到哪裡去吧?」

學長笑了,「才怪!你說說看,你研究過幾間現實中的企業的營運和管理?」禹恩心虛地搖頭:「老闆和企業,不就都那樣?」

學生時期不研究企業,如同結婚前不談戀愛

「對嘛,你這就像古時候的黃花大閨女,一輩子沒見過男人。到了18歲媒人說哪個男人好,乖乖就嫁了。然後發現老公是個混蛋,竟然就以為天下男人一樣爛,然後在抱怨和認命之中過了一輩子。」學長說了一個不客氣的比方。

台灣雖然不大,大大小小的企業、公私營組織也有數十萬間,在不同的產業與經營模式,絕不是每一家的利潤都薄如蟬翼;各有不同的制度與文化,並非每一間公司都同樣地高壓、階層、守舊、顢頇。

「問題在於,女生選定老公之前,身旁也有男性朋友,看順眼的可以嘗試交往,缺對象的可以相親、聯誼。但是,認識企業就比較難吧,當學生的時候還沒進企業,進了企業也只看到一家公司的實況。該怎麼多了解企業,做出好的就業判斷呢?」我替禹恩問了句話,這也是我的好奇,「你們工作比較老經驗了,可以給禹恩些建議吧。」

這幾位聰明又幹練的朋友,著實點出了幾個頗有價值的建議。

首先,在進入職場之前,最好能把對於企業的眼界打開,甚至發現其中的潛力股。

在台灣,許多人愛搶「知名企業」––算來算去就那些外資企業,或是幾間最大的資通訊半導體公司。這些企業,或者對於台灣本地人有晉升天花板,或者已經在走下坡,加班時間愈來愈長,利潤卻愈來愈薄––但這些公司門外永遠有新人排隊,獻上他們新鮮的肝。

公司利潤來源,到底是賣肝,或是技術與知識的優勢?

只想追女神的男孩,被當成駝獸或工具人,只是剛好而已。然而,茫茫人海之中,有些男孩女孩並不醒目亮眼,卻有非常好的性格與品質,是託付終身的良伴。在找企業這件事情上也是一樣:眼光很重要。

雲林縣斗六市鄉間的巧新公司,就不是一般的大學畢業生會知道的公司 -- 但是它卻在專業領域:頂級汽車輪圈鍛造,享有世界級的名聲。這間公司做出來的輪圈,和一般同業相比,重量可以減少一半,強度還可以勝過5倍,在零度上下40度的熱漲冷縮達到業界最小公差。這些技術優勢,讓它生產的最貴商品,價格比普通輪圈高200倍。

巧新公司已經到了不必求顧客,而是挑顧客的地步,現在只接第一線車廠的最高價商品,而且每年平均推掉30%的訂單 -- 這類的企業,近來被叫做「隱形冠軍」。進知名企業有它的風光,但是如果能在「隱形冠軍」裡工作,薪資不會少拿,可能學得更多。

「所以說你傻,」學長答話:「即使是隱形冠軍,偶爾也會被目光銳利的行家發現,寫成報導文章或個案分析,登載在商業書刊中,完全公開,不必在業界打滾多年才打聽得到。只要你有讀書,就會偶爾發現這些隱形冠軍,然後蒐集找工作的口袋名單,例如溢泰實業是全球第一大瀘芯製造廠,勝利是全球前三大羽球品牌,薛長興工業是全球第一大的潛水衣生產商已經很多年…需要的話,我還可以開給你更多。」

「你的意思是說,這些公司的薪水會比別人來得高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