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計程車司機都會講中、英、越3種語言!台灣人,你該小心「越南式拼命」
越南的Co-working space(All photo credits go to 馬永欣)

撰文者 英語島
文章收錄於英語島www.eisland.com.tw
本文作者:馬永欣

胡志明市街景

前陣子我在網路上貼了一張越南胡志明市co-working space的照片,諾大明亮現代化的共享辦公室、環景落地玻璃窗、管線外露開放式天花板、極簡燈泡吊燈、工作台沙發區與站立式把台錯落的空間規劃、還有各式國際面孔的獨立工作者,所有朋友的回應都是:「這怎麼可能是越南?!」

老實說,照片只能呈現特定時間與空間的集合,胡志明當然不是紐約。路上的工地、灰塵、讓夏天穿拖鞋出門的腳底全黑。住在市中心,早上仍可以同時被摩天大樓動工、機車喇叭、雞叫這三種聲音同時叫起床。更誇張的是城市裡的交通,仿如一台瘋狂梭織機,XY軸方向的車輛與亂數分佈的路人,竟然能夠各自一排一排地過關輾將,順利抵達目的地。

市場獨特性

晚上9點,聖母院旁帶狀公園四周滿是逛街人潮,我與朋友相約Propaganda Cafe,當地最受歡迎的餐廳酒吧。

席間一位新創旅遊網站CEO談著他們如何與國際網路品牌合作,我好奇地插話:「為什麼他們不自己來越南設立分公司呢?」

「很簡單,他們進不來。」她篤定地說,「有別於新加坡、香港、日本、韓國、菲律賓、台灣,越南在整個東南亞市場的同時擁有三個特點:『語言不通』(國際越南語人才有限、在地外語能力不足)、『政策不明』、『市場具規模』(9,300萬人口),因此對外國企業進入越南投資產生天然的壁壘屏障,給國內產生大量的合作機會。」

另一位朋友,亞洲最大遊戲代理商越南公司的創辦人立刻補充:

「就是因為前述原因,這家遊戲公司無法比照亞洲其他市場以分公司的方式直接管理越南,而是以與當地發行公司合作的方式進入越南。」

「你們目前有多少員工?」我問。

「1,000人」

「這麼多人在做什麼?」

「遊戲進入越南需要通過政府繁複的申請手續,團隊要進行遊戲在地化、翻譯、按照越南文化修改遊戲背景 ,並有大量的技術人員維護與當地35,000家簽約網咖的技術支持與經濟合作,整體越南目前約有40,000家網咖,也是重要的金流通路。」

我們聊着越南的獨特性,又聊到越南的國際關係。一位經營co-working space與創業社群的朋友開始分享他的情況。

「我們現在籌措的新空間,事實上是由挪威政府提供的補助方案。」

「挪威?挪威跟越南什麼關係?」整桌人都好奇地問他。

「許多想要來越南發展的大國如G20,會透過世界銀行、亞洲發展銀行的區域性分會,輸送經濟援助,這些援助金有時也會透過越南政府編列指定用途。」

另一個朋友補充:

「在河內,許多國際救援組織是在大使館下的部門。但隨著西方國家經濟壓力增加,與東南亞國家發展興盛,單純救助的情形已經減少,從早期的純救援,到今天的目的性救援,譬如澳洲幫助越南興建道路,部份是為了為澳洲開礦公司前來投資鋪路。而有的國家,比方說英國,已逐漸退出金援角色,撤離專職救援金的負責人。」

連計程車司機都會講中、英、越3種語言!台灣人,你該小心「越南式拼命」
Propaganda Caf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