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與企業的BOT大混戰中,柯文哲的處理手法爭議越來越多。像是一邊派廉政委員查案,又同時以密會方式來處理爭議。此外,柯文哲不斷強調自己是要為市民爭取權益,但搞了半年,只在查圖利部份得到「考慮移送」兩位前市長的結論,政治味太重,而社會觀感不佳的部份,仍都有待解決。

因此藍軍從總統到議員,全力出擊,重炮猛轟。他們自信滿滿,認為追著猛打,必能有所斬獲,能讓淺藍回流。

雖然許多人對淺藍票的轉向言之鑿鑿,但筆者日前遇到某位藍營戰將,他表示依其內部民調,柯文哲的支持度並沒有顯著下降。

該位藍軍老將不禁感嘆:「為什麼同樣和財團互動,我們民調就是這麼低,柯文哲的民調就是不會掉?」

柯文哲上任初期,主要的操作方法是「正面挑釁」,想以氣勢壓倒對手,但這「第一擊」並沒有具體效果。隨著執政進入第二季,他已較有彈性,多以「台面下喬事情」為主。這作法有其道德風險,也讓藍軍認定有機會逆轉局面。

柯文哲是結果論者,依結果決定成敗對錯,因此常不擇手段。像是「私會企業家」來談事情,還未請教法制單位就輕易聽信對方規劃,當然應該大扣分。

其他可扣分的狀況還真不少。像廉政委員洩漏文件,一漏再漏,他也沒好好管。還有動不動就以自身美學標準亂打分數,嫌吉祥物醜而打算變更。這些都不只是失言,而是執政缺失,但他的民調就是降不多。

我認為有三個理由。

第一,他的這些脫線舉動,還在支持者的料想與接受範圍內。

他就是國王新衣的那個小孩,想怎樣就怎樣,這種「動物本能式」反應雖然屢屢越過一般人的道德標準,但其支持者仍認為這都是在預期之中。他們在支持柯文哲的同時,也知道他有這種猴性。

當然,這些超線的作法仍是「惡」,有些人認為這是扣分,只是還扣得不多,不至於變成負分;有些人則將之解釋為「必要之惡」,就像轉型正義,要有良善效果,有時必須採非常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