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聽到「歐爾」(Or Assraf )的名字,是在4月28日的晚間新聞中。

那一天,以色列最大的民間航空公司"EL-AL"在政府承租下,載著216名地震時正在尼泊爾旅行的以色列公民回到國內-在4月25日的地震後,這已是第四批被政府專機戴回到以色列的公民,也是人數最多的一批。旅行的人歷劫歸來,機場內眾人歡欣鼓舞,接機畫面溫馨讓人感動得流淚。然而,也去尼泊爾登山的「歐爾」,並沒有在回程的旅客中現身。根據以色列外交部在28日的報告中,上千名在尼泊爾旅行的以色列公民只剩16名尚未聯絡上。

歐爾就是那16個中的一個。

在機場欣喜落淚的氣氛中,歐爾的母親「歐莉特」高舉著大大的牌子,上面寫的「誰曾看到毆爾.阿斯伐夫?在尼泊爾藍塘附近?」母親的神色疲憊、臉色凝重,接機群眾多日對於親友身陷災區的擔憂與焦慮,像是全部丟落在她單薄的身軀上一樣。在周遭歡笑的氣氛中,讓人感到無比的沉重!

歐爾今年22歲,是個普通到極點的以色列青年。唸完高中後就直接去當兵。在去年夏天以色列與哈馬斯的那場戰爭裡,他受了傷退休。退伍後養好傷,他也跟大部份的以色列年輕人一樣,在上大學或正式工作前展開環球之旅。有些人去東南亞,有些人去南美洲,有些人則選擇了印度以及尼泊爾。喜好登山的他選擇在冬意漸退之時,在尼泊爾進行旅行。

歐爾是如此的普通,普通到如果不是他母親舉牌時的落寞,除了他的親朋好友,沒有人會多去注意他一點。

兩天後,4月30日,在尼泊爾大地震後的第五天,以色列外交部再次發表災區國民現況報告,公佈原先16位失聯的以色列公民中,只剩「歐爾」沒有消息。

4月25日尼泊爾首都加德滿都附近發生芮氏7.8級超大地震,由於人口密集,加上是登山的旺季,遊客極多,政府第一時間預估死亡人數會超過五千。

歐爾在地震之前最後現身的地方是尼泊爾的藍塘(Langtang),那是尼泊爾第三熱門的登山地區,主峰高度為7246公尺。這裡不少地點有都有土石流與地層滑動的狀況,地震之時,還有雪的地方容易造成大雪崩,有些地方還會有巨石滾落,跟台灣中橫颱風過後一樣,一不小心就會被巨大滾落的石頭砸到。

而在地震之後,偏遠山村對外的交通與電子通訊全部中斷。很多村子道路與橋樑都塌陷,人進不來也出不去。在這些地方,地震中倖存下來的人馬上面臨到斷水斷糧的問題,更沒有太多基本醫療用品。而4月底的氣候仍然不穩定,又是下雨,又是冰雹,加上餘震頻傳,不管是村外的救援小組,或村中活下來的居民,要動員組織去找一名失蹤於山中的人,根本就是強人所難的「不可能任務」!

而尼泊爾遍地殘墟,百廢俱興。還有很多人困在山中需要救援、還有很多受傷的人在路旁哀號等候醫療。而以色列政府在地震之後,只花了5天的時間就聯絡上將近上千名在尼泊爾的以色列公民,滿足他們所有的食物、安置、醫療需要,專機把大家都送回家。

在這個時刻,如果你是一個國家的主政者,你會願意花多少心血與金錢尋找這一個登山後失蹤的默默無聞的年輕人?你會不會認定他自己跑到危險的國家,從事危險的登山活動,本來就要自己承擔一些風險?難道國家還要花人力與金錢,大海撈針似的找他?

然而,4月30日那天,以色列外交部長利得曼告訴記者:「我們會做任何事把他帶回以色列」。

利得曼說到做到!以色列政府花錢向尼泊爾或中國、印度政府租用直昇機,到「歐爾」最後失蹤的地區上空搜尋。如果「歐爾」還活著,只是被困住,或是受傷難行,不斷飛過的直昇機應該會讓他設法求救。除了直昇機,在加德滿都設置野戰醫院的以色列救援醫療軍方,也派出了專業的搜救小組,進到藍塘地區,在「歐爾」最後出現的地區,一寸地一寸草的搜尋。

在這個時刻,如果你是當事者的家人,你會怎麼做?焦急的在家等候國家的救援結果?向上天救助?到搜救現場等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