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生了小孩,不免在工作與家庭的天秤兩端搖擺:「究竟要不要將工作停擺,回家當全職媽媽照顧孩子?」前馬偕醫院婦產科醫師陳鈺萍,曾經也在這樣的難題中搖擺不定,最後她選擇辭去工作、回歸家庭照顧孩子,且成為一個哺乳八年的資深母乳媽媽!許多人質疑:「把工作辭掉,等於犧牲了多高的月薪在帶孩子?」她不以為意,輕描淡寫地說:「我知道無論我花多少錢,都請不到像我一樣的保母來照顧孩子。」 

陳鈺萍聊起自己懷第一胎時,挺著大肚子在醫院工作的經驗:「當醫生是沒有勞基法的,懷孕一樣要值夜班,但是值夜班的任務是必須在10分鐘內處理『緊急剖腹產』的問題,那是胎兒與媽媽生死交關的時間點,但當我肚子大到一定程度的時候,根本跑不動,身體實在無法負荷,那是我第一次覺得無論我怎麼努力,『我的身體就是懷孕的身體,無法負荷這樣的職業』」。 

後來老大出生,陳鈺萍選擇先從大醫院離開到診所服務,工作步調慢下來了,她嘗試在工作和育兒兩邊取得平衡,然而,因為要照顧孩子,同時也必須顧及病人的感受,她內心始終有一股說不出的歉疚感:「我覺得自己辜負了兩邊,一方面是去上班,每天早上在辜負孩子,無法陪他們;到了醫院,我又辜負產婦對我的信任,我沒有辦法在她們生產的時候,保證自己可以在場。」 

最後,陳鈺萍決定做一個切割,「寧可不要同時辜負兩邊,把工作辭掉,孩子不用每天哭著找媽媽;產婦也不用對於醫師不能陪產的狀況而感到失望了。」 

孩子是「誰」帶,很重要 

決定辭掉婦產科醫師工作時,許多親友的關心和意見會出現,畢竟婦產科醫師的工作,必須不斷的在實作中去維繫開刀或接生的技巧,選擇離開,難道不怕將來無法回到工作崗位,會很可惜?陳鈺萍沒有擔心這個問題,她認為身為母親,自己是最適合照顧孩子的人。

放棄高薪,回家當哺乳8年的全職媽媽....婦產科醫師告白:我不想同時辜負寶寶和工作
兩個孩子不喜歡推車,為了哺乳的機動性,陳鈺萍經常把孩子往身上一揹,就到處趴趴走。(圖片提供/陳鈺萍)

「很多人會覺得孩子給『誰』帶都沒關係,但我覺得這個人是『誰』還蠻重要的,」她接著說「孩子和媽媽彼此互相需要,依附也是雙方面的,所以不一定是孩子黏媽媽,其實媽媽也會黏孩子。就生物性的觀點來看,以孩子而言,對媽媽的依附是他們活下去的基本需求;以媽媽而言,從懷孕開始的荷爾蒙變化、心態的轉變、母職的調適,都是媽媽會經歷的過程,所以媽媽是照顧孩子最理想的人,媽媽與孩子,可以彼此學習成長。」

陳鈺萍也分享自己哺乳多年的體悟:「『孩子和媽媽其實是彼此互相需要的』,大部分的人都會覺得是媽媽在照顧孩子,但其實在育兒過程中,許多媽媽會發現很多育兒的方式,其實是孩子釋放出的訊息,教她們怎麼作,這個能量是媽媽與孩子互相給的。」 

而全職照顧孩子,也讓陳鈺萍領悟「沒有什麼是可以預先規畫的」,她進一步說,「帶孩子可以增加媽媽對事情的接受度和應變能力,每天張開眼睛,妳都不知道孩子又要出什麼課題,這些是當妳不是照顧者的時候,永遠不用去面對的變動,但『和孩子相處因為這些變動,也增加了媽媽對很多事情的容忍度』。」 

當年即便是婦產科醫師,對母乳知識也匱乏 

重新回到單純照顧孩子的媽媽角色,使陳鈺萍更能理解一個全心想要哺乳的媽媽,會遇到的困難跟問題,這促使她想更進一步鑽研哺乳相關知識,投入母乳哺育的專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