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很恨她,為什麼不能早點告訴我,她的心已經不在我身邊了?為什麼一定要等到最後,留下我一個人,孤單的在這裡活著?」每一個被劈腿的人,總是帶著許多的責怪以及不解,不知道為什麼對方不要自己了?不知道為什麼,我在她心中,已經不再重要了?

我們總以為,一段愛情的背叛,就是秘密出現了,第三者介入了,原本幸福美滿的愛情,在一夕之間變了色。我們總是去責怪第三者,以及劈了腿的那個人,他帶著他的幸福走了,留下了另一半,以及碎了滿地的心。但是John Gottman告訴我們,其實真正愛情中的背叛,並不是小三,而是我們一次又一次,沒有在滑動門時刻(sliding door moment)面向(turning towards)我們的伴侶。

「她只是無意闖入的第三者/我們之間的困難/在她出現之前就有了/雖然我憤怒/但是我明白的/過錯讓她去揹著/那是不對的」,就如同梁靜茹歌詞中所描述的一般,當一段關係出現了裂痕,才給了第三者闖入的機會,正因為有一些需求無法在關係中被滿足,所以處於關係中的伴侶,才會開始向外尋求他人的溫暖。

John Gottman把關係的破裂,分成了五個階段:滑動門時刻(sliding door moment)、遺憾事件、蔡格尼克效應(Zeigarnik effect)、消極詮釋(Negative Sentiment Override,NSO)、災難四騎士。我們每次和伴侶的互動,都是一個又一個的滑動門時刻;Gottman採用了滑動門時刻來為這些片刻命名,是源自於雙面情人(sliding doors) 這一部電影,在電影中,女主角海倫(Helen)趕上列車與錯過列車,兩種不同的情境帶給了她天差地遠的遭遇;同樣的,在伴侶的互動中,當其中一方給出了一些期望,而另一方是如實的抓住了呢?還是錯過了呢?這一些小小的片刻,造就了不同的結局。

他舉了自身的小故事來說,在一個夜晚裡,他正愉快的讀著一本推理小說,並對劇情做出了推理,迫不及待想看結局是否如他所料。讀一讀,他把小說放在床邊,走向了浴室,當他經過鏡子前,瞥見他太太心事重重。這就是一個sliding doors的時機。他可以選擇溜出浴室,繼續讀他的推理小說,但他選擇去關心他太太怎麼了。就在這一個時刻,他們就是在培養信任,他去關心對方,而不是在乎自己想要的是什麼。也許那一刻並不是那麼的重要,也許只是小事情而已,但是如果一再置之不理,信任就會慢慢的瓦解。如果我們能夠面向(turning toward)我們的伴侶,那將讓彼此的信任更加緊密;若是我們背向(turning away from)我們的伴侶,隨之而來的則是關係的漸行漸遠。

而比起那些關係中的負面時刻,正面事件又更為重要。當我們碰到負向事件時,他人給予的支持(social support),並不一定會讓別人變得比較好,甚至有可能變得更差;在伴侶關係中更是如此:當我們覺得自己不如另一半時,會讓自己對這段關係的承諾、滿意度以及愛的感覺都變得更低。但在一段關係中,若是我們能為伴侶的好事錦上添花(capitalization),伴侶大多能夠接受到彼此的訊息,因此正向事件的互動,比起負向事件的互動,更能決定一段關係的好壞(延伸閱讀:當一切風景都看透,你是否願意陪我看細水長流?)。

若是在這些滑動門時刻,沒能夠接住彼此的訊息,或是視而不見、轉身離開,那麼這些事件就將演變成為遺憾事件。而這樣的演變,雙方都得負起一些責任。表達的那一方,是否能夠用適合彼此的方式表達呢?還是只顧著說自己的需求?接收的那一方,是否能夠為另一方多想一些呢?還是視而不見呢?一段關係的問題,是彼此互動出來的,執著於誰對誰錯,並沒有辦法解決問題,而是讓這些遺憾事件,走入了關係破裂的第三步驟──蔡格尼克效應(Zeigarnik effect)。

心理學家蔡格尼克發現,酒吧中的Waiter,總能夠記得每個顧客點的酒是什麼;但是每當他把酒送到顧客手中之後,再去問他他曾經送過那些酒給誰,他就想不起來了。因為,我們對於尚未完成的事情,總是記得特別深。因此,那些伴侶關係中,沒有被解決的問題,總會一次又一次的又回到關係裡,成了我們翻舊帳(flooding)時,攻擊對方的子彈。

而留下了許多遺憾的伴侶,會開始對彼此的行為,採取一種消極的詮釋(Negative Sentiment Override,NSO)。這些伴侶,會把對方中性,甚至是正向的行為,詮釋為負向的行為。例如有些伴侶,在其中一方要請另一方吃飯時,另一方第一時間的反應,並不是覺得開心,而是開始懷疑對方是不是做了什麼虧心事,才要請自己吃飯彌補。而那些快樂的伴侶,則會對彼此的行為採取一種積極的詮釋,即使對方做出了一些消極的行為,他們也不會認為對方的消極行為是針對自己的。

事情演變到最後,伴侶們開始採取戰或逃(fight or flight)的姿態來面對彼此。Gottman把這些互動模式,稱為災難四騎士──批評(criticism)、蔑視(contempt)、防禦(defensiveness)、築高牆(stonewall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