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踏進學校大門,不禁一皺眉頭,完全沒有方向感。不做學生已很久了,校園是我最不熟悉的地方。

我受邀到台中一所大學來演講,講題和電子商務有關,也有討論福建自貿區的政策。

走進會場,我嚇了一跳,因為幾乎是坐滿的,大約有200人,主辦單位告訴我,早上人更多,許多人只能坐在地上。到下午還有那麼多人,代表大家對內容有興趣。

但重點不在於人數,而是這些人的背景,大部份是三、四十歲的中年人。我原以為數位經濟題目,又在大學裡舉辦,聽眾應是學生或年輕人,但事實並非如此,看來很多企業都想轉型。

這代表了社會的焦慮,傳統商業模式已走到了盡頭,但電子商務又很遙遠。台商在中國大陸製造業已混不下去了,新的福建自貿區似乎帶來一線希望。

一個月前,大陸宣布成立福建自貿區,和天津及廣東並列三個新的自貿區,計畫和台灣加強交流。

台灣去年研議「自由經濟示範區」,最後被封殺。但這次福建自貿區並不需要台灣方的同意,因為大陸是單方向開放,陸資不會來台,台灣人卻可以自由地去福建做生意。

除了方向以外,程度也和過去不同。有人說福建自貿區公布的是「超服貿政策」,因為內容比服貿更優惠,包括金融、電子商務等現代服務業,而且不同城市(廈門、福州、平潭)都有清楚定位。

福建這二年自成格局,成為最適合台商的新市場。和早期的東莞及後來的昆山不同,福建的閩南文化讓你覺得就在台灣,其他地區是因為台商聚集,才有那種台味,但福建是天生的。

上海或北京並不適合台灣,台商既沒有北京的大格局和官場習性,也沒有上海的氣派和商場精明,雙方的距離越來越遙遠。

但福建不同,就像一個迷你的中國。大陸人不會認為福建足以代表中國,但對台灣人來說,福建是中國的最佳縮影。自貿區政策「先行先試」,雖然非直接面對中央,但感覺上是一個可以搞定事情的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