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示一:裁員與人權是兩回事

股東會的一開始,巴菲特就被問到兩個社會企業責任的問題,包括波克夏旗下的房地產貸款公司是否有用高利率貸款給信用不佳的人而造成剝奪,以及在購併之後就進行大量裁員。

巴菲特認為,購併之後為了讓企業營運更有效率,裁減一定數量的員工是必須做的事情,一個公司不應聘用超過所需要的員工。他還舉例,過去美國的鐵路業曾聘用了160萬人,現在只剩下20萬人,但以八分之一的人力,卻能比過去行駛更多的里程,載送更多的貨物,這就是產業的進步。巴菲特更是強調,資本主義必須追求效率,像是他自己管理波克夏這麼大的企業,但是在奧馬哈的辦公室也才只有25名員工。

巴菲特的好夥伴蒙格也補充說,如果當初把所有的人都留在農田裡工作,現在美國還會有這麼蓬勃的發展嗎?

被裁員而失業,對當事人來說當然不好受。一家公司可能因為營運不佳而裁員,但也可能是在技術進步或管理能力強化之後,不再需要那麼多的人力而裁員。而兩家公司的購併,就很容易出現人力資源的重疊,導致有些員工其實已經不再是企業所需要的。在這種情況下,要冒著虧損的風險而聘雇多餘的人力?還是透過裁員讓員工與企業都有一個新的開始呢?

這個問題其實很有可能出現在每個人的身上。想想看,現在有多少工作已經被機器取代掉了?而隨著科技繼續進步,甚至將來的汽車都是自動駕駛的,公車、計程車司機,甚至物流業的送貨員可能都要面臨失業的危機。但往好處想,這些科技的進步雖然會造成大量的失業,卻也同時釋出大量的人力資源,不需要再去做那些勞力密集、單調乏味的重複性工作,如此一來,人們就有機會開始去從事一些機器無法取代而真正能創造價值的工作。

只是,有多少人已經準備好了呢?你有沒有想過,在職場的三四十年當中,你可能會歷經多少次產業興衰?你對於新崛起的領域有足夠的學習能力嗎?你對於時代的改變有足夠的應變能力嗎?你是那一群能夠重新開始並創造價值的人?還是那一群只會抱怨僱主不需要的時候就把你一腳踢開的人?真正的勞工福利,是當公司已經不需要你了,卻還把你留在公司嗎?還是當公司需要你的時候,應該要好好地對待你,而不需要你的時候,也好好地說再見?

啟示二:股與債的投資價值

巴菲特一向的說法就是,他不知道怎麼預測,甚至他在股東會上面提到他對通膨的預測總是錯的,但是他能判斷一個標的是否有投資的價值。所以當股東問到巴菲特對於美國利率的看法時,巴菲特回答說他想不起來有哪一次的投資是根據宏觀經濟因素而做決定的。蒙格也說,他們根本沒有能力可以預測利率,怎麼會有人想聽他們的預測呢?

但是,在股東會後,巴菲特接受媒體專訪時,卻提到了如果有簡單而沒有風險的管道,他會很想放空美國二十或三十年期的公債,因為他認為這些債券的價值被過度高估了。現在美國三十年期公債的市場殖利率大約只有2.9%。換個角度想,在估計了通膨的因素之後,你願意用2.9%的年利率借錢給別人三十年嗎?

而更有趣的是,巴菲特認為如果以美國目前的低利率來看,美股還算便宜,可是如果利率回升到正常水準,現在的股價其實有點貴了。這是什麼意思呢?就拿2.9%的長期債券殖利率來跟目前標普五百指數17倍的本益比來相比吧!

17倍的本益比,意思就是當你花了17塊錢去買一家公司的股票,這家公司每年能幫你賺到1塊錢的盈餘。反過來算,當你花了100塊錢買股票,能獲得每年5.88元的盈餘。當然,這些盈餘有可能有一部分反映在股價上,或是有一部分透過股息配發給你,姑且就當做在最樂觀的情況下,你持有股票一年的報酬有5.88%。

所以債券只有2.9%,股票卻有5.88%,你會覺得哪一個資產比較好呢?這就是為什麼巴菲特認為,現在的低利率環境下美股還算便宜。可是,如果美國從目前幾乎零利率升息到3%,而長年期債券的殖利率可能會上升到6%,這時候相較之下,股價就貴了。

所以什麼時候會升息?巴菲特不知道。升息會升到什麼程度?巴菲特也不知道。但是巴菲特知道,現在的債券殖利率低到幾乎無法反應通膨,已經太貴了。巴菲特更知道,在目前這種低利率的情況下,股票是比債券更好的投資,除非升息到一定的程度,但是巴菲特同樣不知道未來股價會漲還是會跌。所以,你學會了巴菲特如何決定股票和債券該怎麼配置了嗎?

啟示三:價值投資無國界,但要先能正確判斷價值

巴菲特與蒙格一直都是價值投資的擁護者,在股東問到中國股市是不是也可以運用價值投資的方法時,巴菲特與蒙格都相當肯定地說:沒問題。不過投資人或許還是怕怕的。

巴菲特認為,中國股市還是一個很年輕的市場,所以投機的情況會比投資明顯,在這種情況下會有很多價格與價值不符的情況發生,例如有很多熱門的股票被追買而不斷飆漲,價格就會遠高於價值,而有很多冷門股票可能會乏人問津,反而價格遠低於價值。

巴菲特不斷強調,如果投資人能在股票便宜的時候投資,並且控制好自己的情緒,投資並不是一件很難的事情,不需要很高的智商才能做得好。而年輕的中國股市將會帶給價值投資人很多的機會,只是蒙格也納悶,為什麼在中國好像很少價值投資的人呢?

其實這或許就跟資訊落差有關了,價值投資是必須能判斷一家公司是否有投資的價值,而判斷的依據則來自財報,但是在中國市場,無論是官方的經濟數據或企業的財務報表,可信度一直都受到國際質疑,即便是那些已經在美國掛牌上市的大企業也是。

這或許也是中國的投資人比較難以進行價值投資的原因之一。不過,就巴菲特的看法,中國市場因為存在著許多價值與價格的落差而充滿機會,而這種情況正好是他年輕時之所以能靠價值投資崛起的原因之一,這大概就是為什麼他還是認為價值投資在中國一樣適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