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說話的人分兩種。第一種會說話,是指能判斷局勢,分門別類,恰好說到對方心坎裡,比如蔡康永。第二種會說話,是指話很多,但沒一句動聽的,整個就像彈匣打不光的AK47,比如胡言。

胡言是我朋友中最特立獨行的一位,平時沒啥存在感,嘴巴一張就是顆核彈,「乒」,炸得大家灰頭土臉。

一哥們兒失戀,女朋友收了他的鑽戒跟別人跑了。狐朋狗友齊聚KTV,都不敢提這茬兒,有人悠悠地說:「此情可待成追憶。」角落裡傳來胡言的聲音:「此情可待成追憶,賤貨喜逢大蠢貨。」

包廂裡鴉雀無聲。大家面無表情,我能聽見眾人心中的台詞:哈哈哈哈我×博主太機智哈哈哈哈。

又一哥們兒結婚,迎親隊伍千辛萬苦衝進新娘房間,最後一道障礙是找新娘的一隻鞋。一群男人翻遍房間,就是找不到,急得汗流浹背。

胡言踱步進來,皺著眉頭說:「藏得真好啊。醜貨,一看就是醜貨幹的好事,醜貨別的不行藏東西最內行。水獺一生長得醜,但人家吃了睡不搗鬼。海狗喜歡藏東西,但人家也不去坑烏賊。本來圖個吉利,她非得破壞婚姻。國人不立個《擊斃醜貨法》,就得重修《婚姻保護法》。人家說有些女的表面上對你好,其實巴不得你跟她一樣,一輩子嫁不出去,今天看來果然是真的。」

剛說完,一名小個子女孩「哇」地痛哭出聲,連滾帶爬鑽進床底,從床架裡摸出一隻鞋,嚎啕奔走。

大家面面相覷,猛地歡呼。新郎擦擦汗,感激地遞杯酒給胡言說:「多謝哥們兒,今兒多虧你,說兩句!」

我在外圍慘叫:「不要啊!」

已經遲了,胡言舉起酒杯激動地說:「今朝痛飲慶功酒,明日樹倒猢猻散。」

我勸他去學學蔡康永,於是他看了幾集《康熙來了》,跟我說:「哈哈哈哈小S真好玩,像一塊活蹦亂跳的毛肚,比我還不要臉。」

做為火鍋愛好者,我就想不通毛肚怎麼就不要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