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總,上次我和您提到的年輕人,最近沒有和我再聯絡,他好像已募集到資金了,對方應該是大陸那邊。」

和我講話的是一位中年天使投資人,他自己也有公司,但看好新興網路經濟,願意支持年輕人創業,所以向我請教一些財務上的設計。

看來不只馬雲,還有不少大陸業者及資金看好台灣新創事業,這是好事還是壞事?見仁見智。

最近媒體報導一家台灣做電話查詢相關服務的公司StorySense,被中國大陸同業電話邦以1千萬美元購併。

StorySense成立了五年,但電話邦2012年才成立,用戶數已達5億人,最近一輪融資募到八千萬美元,相較之下,台灣公司談了一百家創投,但募不到資金,技術雖強,不過產品一直無法突破台灣市場的局限。

文創商業化,豈是種罪過?

這個案子說明台灣新創公司一定要能進入海外或大陸市場才有前景,但StorySense創辦人也坦承「我真的不知道怎麼去做一家10億美元的公司」。

另外反映的是兩岸價值的極度不對稱:台灣公司及人才實在太便宜了,買下來想都不用想,這是Taiwan discount,對岸則是China premium。

台灣公司被外人持有並不奇怪,最好的台灣公司都是外資占大股,包括台積電(近八成)、聯發科(六成)、鴻海和大立光(五成),只是將來外人有可能來自中國大陸。

台灣公司一向都是為別人作嫁,這是台灣的宿命。少數公司如誠品打造了台灣本土原生文創產業,但其真正價值實現卻在對岸。

最近誠品公布在蘇州打造的第一豪宅「誠品居所」,這是其大陸旗艦店的一部份。文創本身不是商業,但當文創變成了品牌,就可以作為一種商業元素。

假如誠品在台灣做這件事,大概會被人罵死,但從來沒有人了解誠品默默地為台灣文創付出的心血。誠品松菸店有100多家專櫃,許多是微型文創業者,要不是有這個平台,他們根本沒有出頭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