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院日前修法通過全面周休2日,昨日(4/30)並經立法院初審通過,可悲者是台灣的企業仍抗拒。這是遲來的正義,而企業界對這遲到十多年的正義,竟猶不肯給勞工。

台灣是在2001年開始,公務員開始全面周休2日,勞工則是雙周工時84小時,等於是隔周休2日。雖然有半數民間企業的近6成勞工已享有全面周休2日,但也還是有超過4成勞工仍是隔周休2日。勞工團體早呼籲推動全面周休2日多年,雇主與企業界則一味頑抗至今,理由當然是縮短工時造成企業成本升高、競爭力下跌。

但如果企業的競爭力是要靠勞工不合理的超長工時才能產生,那台灣企業該是全球最有競爭力了。台灣勞工平均全年工時2140小時,高居全球第3名,比之歐洲的1700小時高出340小時,比之全球製造業強國德國的1397小時,更是整整高年743小時,換算每日8小時工時,台灣勞工比德國多工作了3個月。台灣企業競爭力又豈能與德國相比?

如果說台灣是「後進國家」不能與德國這種先進國家比,那麼就該問問那些企業家們,世界上剩下多少國家未全面實施周休2日?亞洲國家幾乎全部實施周休2日,不但被視為競爭力高於台灣的韓國,在2004年就全面周休2日,那些台灣視為較「落後」的國家亦無一例外;泰國、埃及每周工時甚至只有35小時,中國早已在1995年就實施全面周休2日

我們可以說,減少法定工時、讓勞工全面周休2日,早已是全球趨勢,也是勞工的基本權利。但台灣卻因企業抗拒延誤至今才要實施,豈不羞人?企業界竟還有臉反對哩!

降低工時、全面周休2日絕對不代表勞工生產力會降低,從國外許多實證研究都有此結論;2001年台灣公務員全面周休2日,半數勞工亦開始全面周休2日,之後勞動生產力仍年年上升,顯然企業界一直說周休2日影響生產力,實證上並非如此。

中經院長吳中書就說,全面周休2日後,勞工能得到適度休息,反而有利生產力提高。而實務上我們也知道,周六那半天的工作效率與生產力有多少糟糕。但咱們的企業界似乎存在著羅馬帝國時期莊園主人的想法:勞工如奴隸,工作時間越長越好;他們不思如何提升生產力、增加附加價值,多多work smart而不是一味work hard,只一味想加長勞工的工時,是夠不長進的。

全面周休2日對勞工福祉的增進,絕對不僅止於「2周少4小時工時」而已;勞工有更多時間陪家人、休閒、休息,生活品質提升遠超過少的4小時工時;而由此社會上的休閒旅遊與娛樂產業亦將受惠。

當過去十多年,台灣勞工付出長工時的同時,卻發現薪資停滯、受雇員工報酬占比持續下降後,真是情何以堪。企業界要求的長工時,其實與生產力、競爭力關係已不大,而是一種活生生、血淋淋的剝削!請那些反對的企業界閉嘴,好好反省吧,不要連那遲到十多年的勞工正義都要反對。

※本文獲「風傳媒」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