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學的時候,我就讀工商管理系,也是台大最「商管」的科系;那段時間,我對於所有「商管雜誌與書籍」相當排拒,一點興趣也沒有。

那時候,我心中對商管書刊有一系列評價:

1.總是報導那些大老闆、有錢人,根本是鼓勵貪婪、崇富的風氣。我不認同。
2.內容常常是吹捧大老闆或成功者,強調他們多麼仁慈寬厚,有多少堅忍或勤奮的美德 -- 在我眼裡根本是馬屁文集無異。
3.很多的成功,背後都有運氣的成分,甚至都有見不得人的那一面,報導出來「成功故事」,根本就在公關目標下已經挑選或美化過的版本。
4.討論事業如何經營,討論哪裡有商機,是那些大老闆、有錢人,至少是管理階層才需要管的事。我是哪根蔥,看這些何用?

從大學開始,這些想法在我心裡藏了十幾年。我向來對商業書刊毫無興趣,在書店,我從來不逛這個區塊,在網路上,我也從來不點閱相關網頁。雖然是商管科系畢業,但是我對商管領域一直沒有好感,所以在畢業後我也完全不考慮在一般企業工作。

排拒的原因,部分對,卻不全對

大約半年前開始,我因為想深入了解教育的影響,開始思考一個問題:那些值得尊敬和羨慕的人,是經歷什麼樣的教育歷程?他們如何學習,讓他們達成後來的成就?

那些我所想了解的人,也許並不在台灣,即使在台灣,也不見得有閒工夫和我見面喝下午茶,我該如何了解他們的過往生平?想來想去,我發現商管雜誌是個資源 -- 雖然我心中印象不好,但畢竟其中有大量人物故事,可以提供我基本的資料,作為研究的起點。

從半年起,我開始讀商管書籍,並且蒐集了近4年近400本各種商業類雜誌,找尋我所需要的素材。

半年來的閱讀經驗,頗令我意外。讓我覺得有料、有益、有啟發性的書刊與報導,比我想像得多,有時候閱讀時發現和想到的東西,甚至令人激動到必須到窗台前深呼吸冷靜。我開始發現:原來我當時排拒看商管書籍雜誌的原因也沒有錯,但可能只是全景的一小部分。

如果今日的我,有機會回到大學時代,和當時的謝宇程聊聊,我有好些想法希望讓他知道。

看到財富,請同時看到背後的貢獻

看到一個人有錢就厭惡他,或者,看到一個人有錢就崇拜他,其實這兩種心態同樣是對金錢的病態執著,同樣是先入為主的思考模式。

其實,非常非常少人,僅僅因為貪婪和無恥就足以創造富裕。經營販毒、黑槍走私、拐賣兒童、盜賣人體器官致富的案例實在極少,就算有,也不會是書籍雜誌報導的對象。幾乎,在書籍雜誌中報導的人物,他們除了賺錢以外,都某種程度為他人提供服務或貨品,帶來了更好的生活,無愧於他們所得到的財富。

馬雲很有錢,但他自己致富的同時,他創造的阿里巴巴企業,讓全世界買到中國的原物料、零組件,讓中國貧困地區得到貿易機會,全球的產業運作因此更順暢便利。

蘋果的總裁庫克很有錢,離世的賈伯斯生前很有錢,是因為他們製造了電腦與手機,讓幾千萬人方便地使用。確實,他們不是自己上生產線造手機,而是組織建造了一個體系,讓製造哀鳳與哀簿成為可能的事 -- 而這更難。

這是我想要告訴當年的自己的第一件事。

別因為馬屁文句,忽略值得學習的方法

企業家和有成就的人士接受訪問,總會希望記者或傳記作者寫些好話,後者也傾向寫些好句子作為互惠 -- 否則以後沒有人要接受他們採訪了。

所以,在傳記或報導中,確實難免看到一些描述,關於受訪者當年多麼堅忍,企業主對下屬多仁慈,創業家多麼有理想。我在看到這些描述的時候,仍會有點想打呵欠。

但是,我現在已經不會讓這些「馬屁文句」阻礙我看到書籍和文章中更重要的部分,也就是那些做出事業的人,他們做事的那些具體方法、他們培養出能力與判斷力的那些真實過程。

例如,前年的某篇商管雜誌報導了美國最大連鎖中餐集團「熊貓快餐」(全球超過1600家分店),其中描述了創辦人程正昌先生,如何從第一間店,一個客人都沒有白手起家。尤其,面對顧客不滿意時他怎麼做,面對歐美顧客口味偏好不同時,他怎麼做…。

如果當年的我自己能從這類故事中吸取精髓,是不是今日會有些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