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初,TEDxTaipei的舞台上,出現一個慷慨激昂的身影,他是被譽為設計金童的謝榮雅。締造同年榮獲國際設計三金獎紅點、iF、IDEA的傳奇,二十多年的設計生涯,從宏碁到兩度創業,讓謝榮雅對於台灣設計產業的發展,以及潛在社會影響力有一番獨特的見解。 在TEDxTaipei的演講中,他問了每個設計人都問過自己的問題:「設計在台灣能不能當飯吃?」

仔細分析,這個問題背後有更深的層面需要討論:台灣是否已經建構好的平台與串連機制,讓企業看見好設計、讓設計師有舞台發揮?答案恐怕是否定的。

謝榮雅提到,台灣許多企業看待設計的觀點還停留在包裝、造型與顏色等表層的想像,真正的設計應該從商業模式、行銷體驗等策略面著手,讓設計深入思考與文化,影響社會每一個人的認知。

「如果,你認為設計只需要量化訓練而缺少質性研究,如果,你以為設計只跟產品有關,是表面功夫與包裝,那麼代表你不夠瞭解設計的商業價值與方法,你是設計文盲。」

舞台上那義氣凜然的身影,讓在座(以及所有電腦螢幕前)的觀眾印象深刻,無論遭遇任何挫折或危機,他始終為設計燃燒,也因設計發光。

2月初的自傳式新書《破立》,將他長久一來的產業觀察,以及使命分享給廣大的讀者,期待透過更多的對話,激發台灣下一波的設計產業革新。新書出版不久,TEDxTaipei邀請他進一步分享書與演講中未有機會深入討論,從他的親身經歷,提出「青年」在未來設計產業中將扮演的重要角色。以下是完整訪談內容:

關鍵一:我很早就理解設計帶有強大的「與人溝通」能力

TEDxTaipei問(以下簡稱問):您曾提到人生有幾段跟人的關係,讓您對人與人關係有特別的體悟。這對您在設計關懷或商業創新上,有什麼樣的重大影響?

奇想創造董事長謝榮雅答(以下簡稱答):

我小時候很喜歡畫圖或拆解機器,屬於比較內向、與自我對話的人。從小就展現對物件的喜愛,而非對人的敏銳。父親是牧師,生長在教會思想較開放的環境中,長老教會實施台語禮拜,在戒嚴時期被視為本土色彩重的組織,常常受政府監控。1950年代國語運動的推行,迫使教會將羅馬拼音的台語聖經全數藏起,美麗島事件也涉及許多長老教會人士。種種原因加深我自己與家人對政治議題的敏感。

國中懂事後,實際感受到政治的壓力,父母在政治議題上的再三教誨,產生的強大的情緒矛盾與壓抑。直到就讀五專、發掘對設計的熱情後,設計成為我有表達情緒與意見的管道,像是利用具煽動可能的海報試圖與觀者溝通。當時就意識到與人溝通,不一定要透過語言,為了抒發情緒,自己在語言能力以及設計語彙的呈現,都有相對成長。

意外的發現設計擁有強大的「與人溝通」能力,透過設計傳達理想、不滿情緒與宣洩,都是溝通,是我自在說話的管道。也意識到設計不僅限於表現自我,更是一個散播影響力的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