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拿到「2014WCE世界盃烘豆大賽」的冠軍時,最疼愛我的爺爺正臥病在床。

對於我這個長孫,爺爺始終當成心頭肉。聽長輩說,在我小時候,他一有空就會偷偷跑去幼稚園,隔著欄杆看我。

曾經,在仍存有「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觀念的家族裡,我是成績唯一例外、班上唯一落榜的那個,但我認為學歷不重要,「學到什麼」才重要。曾經,我告訴自己,我不願意當守成的狗,而是狂野的「狼」。後來,我找到了「咖啡」這個獵物。曾經,爺爺悠悠的對我爸媽說:「我們做父母的不要限制孩子的未來,只管支持就好。」

而今,帶著世界冠軍的榮耀,我急奔回宜蘭與最愛的爺爺分享。大家都說他意識不清,口齒含糊,講話嗯嗯啊啊的說不清楚,但爺爺一看到我,卻緩緩對我說:「權…權…加油!」儘管聲音虛弱顫抖,這幾個字卻清晰可聞。

我用力握住他的手回應,這是爺爺對我的最後祝福。

做自己有興趣的事

我是在宜蘭農村長大的。小學五年級結束的那個暑假,田裡很熱鬧,大人們忙著莊稼收成。我跑到爺爺跟前問:「我可以做什麼?」

他笑著說:「你要幫忙的話,將來可以開鐵牛車……」我說:「好,等我長大就回到這塊田地幫爺爺。」爺爺一聽,卻很緊張:「不是、不是喔!就只是幫忙,你還是要做自己有興趣的事。」

以前曾聽過一句話:「人可以不完美,但必須特別;如果你連特別都做不到,就會被遺忘。」我心裡也想追求不一樣的人生,為自己創造存在的價值。

我父母都是公務員,但我很早就決定將來要做生意、當商人,用自己的想法把做好的東西賣出去,努力為生活打拚。就像爺爺說的,我要做自己有興趣的事。幸好他們都很支持我,雖然這一路走來跌跌撞撞,爸媽仍看好我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