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不是愛情故事

我敢發誓,我現在要說的是一個爬山的故事,不是愛情故事。

但這個故事必須從Mr.T 開始說起……

一開始會對這個男生感到有興趣是因為他的一雙球鞋,我由此推測他可能喜歡運動。最後經過確認,他喜歡運動而且還喜歡爬山。雖然當時的我還不懂爬山是什麼東西?但我已經確定我對這個男生有興趣。

也就是這樣,當他約我「6月去爬Everest(聖母峰) 吧!」我沒有躊躇太久就說:「好啊!我要去!」那時候我不知道Everest是在哪? 只曉得這應該會是一個很酷的旅行,而我想跟我喜歡的人一起去。

為什麼我們老是在自己城市挑三揀四,卻在別的國家學會忍耐?

我要去哪裡

隨著6月份出發日期的即將到來,對於Everest到底是哪裡?到底要從哪裡爬上去?我有著越來越多的了解與擔心。我總算明白我要去的是尼泊爾而不是西藏;因為Everest 就在這兩地之間,兩邊都各有一個E.B.C─中文就是珠峰基本營(這是為了要攀登聖母峰峰頂的登山者,所設立可以搭營休息與儲備糧食的地方)。

若從西藏過去的話,有完整的公路可以坐車、騎車或搭馬車直搗海拔5,200 公尺的營區,而從尼泊爾這裡上去的話,則必須一步一步走上去。在抵達加德滿都(尼泊爾的首都)之前我還完全搞不清楚,到底我們要走幾天?向上幾天?向下又是幾天?住哪裡?吃什麼?我只知道代辦的旅行社要求我們必須請滿18天的長假。

為什麼我們老是在自己城市挑三揀四,卻在別的國家學會忍耐?

一碗粥

那一天,我們在走了7個小時之後到達Namche Bazaar─這個據說是上山途中會遇到的最熱鬧的城鎮。導遊看起來跟這間山屋的老闆很熟, 一大夥人圍在廚房聊天、做菜,進進出出的好不熱鬧。

接下來,就是排隊等洗澡,澡堂只有一間,熱水要在廚房裡燒熱了再提進浴室使用,我充滿期待地等著,心裡呼喊:Yeah∼今天就可以洗頭了!

踏進浴室的那一刻,窄小的空間裡有一盞忽明忽滅的燈,玻璃破了一角的對外氣窗半掩著吹進冰冰冷冷的風,上頭的蜘蛛網隨風擺動,水龍頭下擺著一桶冒著煙的滾水,我用漱口杯混合冷水和熱水淋在髮上、淋在身上, 這一桶我才用掉半桶,洗完再叫T進來洗,T在半桶中僅用了一半再叫Kingston進來洗,就這樣一桶水洗了3個人。

其實這桶水只需要台幣150元,但要從山腳下提上來再煮熱後才能使用,每每想到在山上拮据的用水方式,對照自己生活的城市,只要打開蓮蓬頭就有源源不絕的水可以沖澡, 心裡就會有種「我們未免也太幸福了」的感覺。

那一晚,洗好頭沒有吹風機,大夥兒散著溼髮、吃著雪巴粥,我現在想起來都覺得那是世界上最美味、最美味的一碗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