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很希望給孩子一個優質成長環境。如果要在好學區買一戶房子,那是一筆很大花費;但如果讓他花很多時間通勤,我又覺得有點捨不得。或是我該讓孩子進私立學校?」

幾天前收到這樣的一個問題,來自一個中部地區的企業主管。孟母三遷這個故事的影響真大,至今不衰。這不是第一次有人問我類似的問題,我很希望是最後一次,所以我公開地談談這個問題:什麼是孩子學習成長的好環境?

兩千多年前,孟母認為優質成長環境,是所謂的「文教區」,孩子們都在一起背誦K書,而她還真的養育出了一個影響深遠的哲學家。孟母可謂東亞第一位挾著兒子的成功故事成為「教養專家」的第一人。

但是,兩千多年過去了,當現代父母試圖為兒女挑選「優質成長環境」時,傳統認定的「好學區」:老師嚴管勤教,一群孩子們每天一起拼升學,仍是唯一的面貌嗎?

今天,我想藉幾個人的故事,來討論另一種「優質成長環境」。首先,如果哲學思想家的成長環境值得學習,那麼,科技思想家呢?

培養科技思想家的優質環境:機械工作間

在21世紀初的這15年間,如果全世界選出五個人可以被稱為「科技思想家」,克里斯.安德森(Chris Anderson) 必然能位列其中之一。他在全球首屈一指的科技雜誌《Wired》擔任編輯12年,並且撰寫了《長尾理論》、《免費》、《自造者時代》等享譽世界的著作。在2012年他成立一間無人機公司 3D Robotics,擔任執行長至今。

克里斯.安德森這樣的高知識分子,但可別以為他的啟蒙環境是拼讀書、拼高分的校園。培養安德森的「優質成長環境」,是他外公的機械工作間。

安德森的外公從瑞士移民美國,就是典型的瑞士能工巧匠,畢生取得26個專利,其中自動撒水系統經過改良,行銷全美(雖然因為不擅商業與法律,沒賺到什麼錢)。安德森記得清清楚楚,到外公家最興奮的事,就是可以在外公的工作室敲敲打打。某一年暑假,祖孫倆就在工具間裡,從三大塊金屬打造出曲軸、活塞桿、軸承、活門,最後做出一台四軸汽油引擎。

在《自造者時代》這本書中,安德森花了許多篇幅回顧這段時光,這段時光為他一生打下了堅固的基礎,奠定了方向。雖然安德森本人後來的事業重點是寫程式、寫文字,而不是在鋼鐵上打磨和鑽孔,但他對科技的深入理解、無邊興趣,顯然是在外公的工作室中被點燃的。

培養科技思想家如是,要培養神級工程師呢?

培養神級工程師的優質環境:電子實作坊

現今世界上最顯赫的科技公司:蘋果,創立之初是兩個人獨扛大局,一個是商業天才賈伯斯,一個是神級的工程師:沃茲尼克(Stephen Gary Wozniak)。

沃茲尼克的父親是個電子工程師,並且深深以此為傲。他們家中有大量的電子零件、與電子相關的雜誌書籍。沃茲尼克從出生就被這些東西包圍,而且深深被它們所吸引。父親不但不阻止,反而相當鼓勵兒子把大量時間花在「玩」電子材料。也是父親讓他從小相信:工程師是這世界上最重要的人,可以把世界提升到更高的層次。

因為父親的關係,沃茲尼克在小學四年級的時候就對電路板、電晶體這些東西極為熟悉。他在小學階段就和朋友組成「電子少年」,一起研究玩電子,做出了一套可連結鄰近六戶人的祕密通訊系統,包括擴音器、繼電器、蜂鳴器,彼此互相聯絡。他也曾自己訂購零件,組裝無線電發射器和接收器,並且和父親同時考上了火腿族專業執照。(編按:火腿族是對業餘無線電愛好者的一種稱呼。業餘無線電愛好者的英文名稱是Radio Amateur。非正式場合他們經常自稱為「HAM」,直譯成中文就成了「火腿」。)

在八年級的時候,沃茲尼克依據他對二進位理論的理解,用10塊電路板、100 電晶體,200 二極體和 200 電阻做了一部可加減的計算機。那年他參加舊金山灣區電子作品競賽。該競賽參加年紀是12年級,也就是18歲,他以14歲之姿拿下首獎。到了大學階段,沃茲尼克已經有能力設計電腦,並且由零件開始組裝生產。

當沃茲尼克遇到賈伯斯之後不久,兩人就發現,賈伯斯的商業洞察,加上沃茲尼克的工程能力,兩人可以做大事 -- 後來果然成真了。而培育沃茲尼克的優質環境,是家中充滿電子零件的工作坊,以及和他一塊玩技術的小伙伴們。

也許你想問:科技人是如此,要當學者總不是如此吧?還真不見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