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往深圳的班機上,我遇到了十年前認識的朋友Roger。

我還在外商擔任業務經理時,Roger是研發部的設計工程師兼任副理,看得出他的積極與謀略,十年不見,已經官拜BU副總,掌管公司最重要產品的研發與銷售。

登機前的複雜心情

每次要去大陸上課,刻意給自己一個空閒且不受打擾的環境,但遇見了Roger,我們不得不聊上幾句,加上他過去對我的照顧,我很想聽聽他這十年的故事。

Roger:「我升上副總之後,可能是功高震主吧?讓老總不太開心,他刻意的迴避我,選擇在我年度特休期間,辦理全公司的團隊建立活動,每次都跟我的秘書問行程,他想避開我,已經眾人皆知了。」

我:「想太多了吧,有可能是特例啊?」

Roger:「我去大陸出差,全公司的大大小小會議就忙得雞飛狗跳,我一返台,大家又都不用開會。家父驟逝,也沒來慰問我,但之前隨便一個經理的紅白帖,他幾乎無役不與。」

我:「令尊的事才是導火線吧?」

Roger:「或許吧,不過這種組織敏銳度,駑鈍如我都感受到了,換做任何人都應該能感受得出來。」

我:「你過去有過什麼事,讓老總不開心嗎?」

我們就坐在二航廈的登機休息區,這樣你一言我一語的聊著,差點忘了聽登機廣播。

一個普通的人事調動

Roger接著說道:「去年老總的秘書要離職,他幾乎沒有慰留,好歹跟了他三、四年,慰留的話總要講幾句吧?我看秘書的學歷和背景都不錯,加上口條外貌都不賴,在公司某次會議結束後,說服秘書轉到我旗下的國外業務部,擔任業務專員的角色,沒想到一年來成績還不錯,也很得男同事的喜愛,為我們純男性的業務部門,滋養了部門氣氛,以及衝撞出另類的創意思維。」

我:「那很不錯喔,你有識人之明啊。」

Roger:「屁啦,我後來才知道老總很討厭這個秘書,喜歡在組織內搞小圈圈,加上喜歡團購,秘書要辭職才順勢把她換掉,我踩到他的地雷了,再加上這幾年業務部門的成績不錯,新產品開發與設計都有進展,公司有賺錢,我在公司人氣與地位都扶搖直上,秘書只是導火線,我就是功高震主啦。」

我:「功高震主,功高震主,哈哈,那到底現在誰是主?怎樣的功才叫功?」

Roger一臉狐疑,馬上要登機,我們沒多聊,又坐在不同位置,我們只交換了張名片,希望還有續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