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來越多的證據顯示,在許多國家,「不平等」正在加深。在美國,最頂端的1%人口的所得,占年GDP的比例,從70年代末期的8%,到現在已經是20%以上。

所得集中導致資金過度儲蓄
市場需求因此疲軟

在20世紀早期,人們發現了一個關聯性:如果財富逐漸集中到某些人手中,這些有錢人因大量囤積儲蓄而導致「儲蓄過剩」,連帶讓國內市場的需求疲軟,國家不得已必須尋求海外市場,從而引發「貿易戰爭」。

但是,自30年代末期以來,西方市場經濟快速成長,收入分配變得越來越公平,這一觀點也逐漸銷聲匿跡。雖然存在景氣循環,但從未出現過需求慢性疲軟的趨勢。大部分總體經濟學家會說,將短期利率降到一定水準,就能刺激出合理的需求以及就業率。

如今,隨著不平等問題再一次惡化,將所得集中和總體經濟問題聯繫起來的觀點,也死灰復燃。

前IMF首席經濟學家,芝加哥大學的拉詹(Raghuram Rajan),在其獲獎近著《斷層線》(Fault Lines)中,描述了所得不平等、和2008年金融危機之間的關係。其論點讓人信服。

拉詹指出,所得大量向金字塔頂端集中,美國因此採取了鼓勵中低收入者進行借貸的政策,如:房地產部門的補貼和貸款擔保,然而這些借貸方式卻難以長久,只會造成中產階級變有錢的假象,連帶使信用卡債務暴增。中低收入者透過更多的負債來維持過去的消費成長習慣。鉅富階層(其中一些並非美國人)間接借錢給其他所得團體,金融部門在其中開足馬力當仲介。這種「借貸─抵押─再借貸」的過程,果然在2008年戛然而止。

斯蒂格利茨(Joseph Stiglitz)的《自由墜落》(Freefall),和李奇(Robert Reich)的《餘震》(Aftershock)也描述了相同的觀點;而經濟學家昆夫(Michael Kumhof)和蘭塞勒(Romain Ranciere)則為所得集中和金融危機之間的可能性,提供了數學模型。儘管基本模型與此不同,但凱因斯主義者也強調,如果鉅富階層大量儲蓄,那麼可以預期,不斷增加的所得集中,將導致儲蓄長期超過投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