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仍然只有英美,依據大學排名做判斷依據,將留學和拿學位畫等號,把拿學位視位提升薪水的方法…你們這樣的思維還是30年前的水準吧?」Martin大哥雖然笑著說,但是這句嚴厲的話還是讓所有人閉上嘴。

雖然我心裡認同,但這麼直白的表達還是讓我倒抽了一口氣。

這次聚會之中,有快當完兵的年輕朋友,提到他計畫出國讀碩士,詢問我們的經驗或意見,當大家你一言我一語辯論著哪些是「名校」,哪些只是「普通」,在海外工作多年Martin大哥一直不發話,笑著看大家。

「首先,你如果覺得付幾百萬學費換到學歷,回台灣工作後就身價翻漲嗎?第二,這個全球化時代,為什麼留學只考慮英美?第三,你剛才所提到的排名,只是學術名聲排名,如果你只讀碩士,日後不待學術圈,看學術排名有什麼助益?」

Martin大哥不鳴則己,一鳴又驚人;這位年輕朋友不只驚訝,有點下不了台,怯生生地反問,「Martin大哥,你的意思是,現在不該出國留學了嗎?」接著,Martin 大哥說了一個簡短的小故事。

若鍍金已經不保證薪資,千辛萬苦值得嗎?

從英國諾丁漢特倫特大學念完碩士回台的一個女孩,想在老家台南找工作,好不容易有一個機會,是一個身兼行銷、廣告、業務三職的工作,對方開價兩萬四,沒有年終、加班費,試用期半年。這個女孩差點沒有當場昏倒。和老闆喊了個兩萬八,老闆還說「這是破壞行情」。

最後,這個女孩在台北的外商公司,找到了月薪三萬八的工作,去掉租房、伙食、稍微正常的開銷,根本不太能存錢。

其實,在大部分實事求是的企業,外國學歷的「鍍金效應」是愈來愈弱了。到英美讀碩士的功能,通常學到的是基礎的研究方法,和某一個學科稍微精深的學識,除了英文能力提升之外,不見得學到企業中工作所需要的能力。務實的企業多數發現,在「留外碩士」這層薄薄的金箔之下,本質仍然是銅、是鐵,或只是壓克力。

許多人千辛萬苦出國,滿懷希望回台灣,發現也只是高不成低不就,英美學歷絕不是通天梯。留學讀碩士花上兩年青春歲月,花家人好幾百萬,如果圖的是回到台灣後提升薪資,那就自己要撥撥算盤:要多少年才把成本掙回來?

這位年輕朋友愈聽,眉頭愈緊鎖。他張望其他幾位較資深的前輩,以為大家都會感到意外,或是希望他們提出另一番言論,但是對在場多數人而言,這樣的觀察都不是新聞了––他留學的美夢一下子被丟到了冰窖,怯生生地反問,「Martin 大哥,你的意思是,現在不該出國留學了嗎?」

「應該不是這個意思,」我接下話題,免得有人的弱小心靈再被傷害。「只是,今日選擇留學地點,可以有別的思維方針。」

留學思考方針一:找尋第二個家鄉

其實,在大部分實事求是的企業,外國學歷的「鍍金效應」是愈來愈弱了。到英美讀碩士的功能,通常學到的是基礎的研究方法,和某一個學科稍微精深的學識,除了英文能力提升之外,不見得學到企業中工作所需要的能力。務實的企業多數發現,在「留外碩士」這層薄薄的金箔之下,本質仍然是銅、是鐵,或只是壓克力。

留學讀碩士花上兩年青春歲月,花家人好幾百萬,如果圖的是回到台灣後提升薪資,那就自己要撥撥算盤:要多少年才把成本掙回來?

留學讀碩士花的錢,買學歷是愈來愈不划算的,但是如果是要買另一個東西,也許就不貴了 -- 下半輩子的另一個家鄉。

台灣是個不錯的地方,但不見得適合所有人。世界的某個地方,也許它的文化、氣候、產業環境是更適合自己。困難點在於,大部分的國家,要直接移民都不容易;投資移民要身懷鉅款,專業移民要找到當地僱主,婚姻移民則要和當地人結婚。

投資移民一般人不必想了,婚姻這種事有時講緣分;但找工作這件事,只要有決心,在留學期間很可能找得到機會,尤其,台灣人的語言和書寫能力,其實在國際上價值看漲。

在我自己許多留學各地的朋友之中,我不見得羨慕當時讀大名校(哈佛、劍橋)的朋友,我比較羨慕一個在奧地利找到工作,留在當地的朋友。每當我看到她寫到當地的生活,照片中當地的美景,我就有點懊惱:當初為什麼只考慮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