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前一波亞投行熱中,筆者強調這是中國消化過剩產能的方式,背後凸顯中國基礎產能嚴重供過於求(文章連結),這樣的論述在最近美國媒體彭博社彭博金屬市場分析師實地中國實際一看,終於獲得證實:「許多城市都堆放著閒置的起重機、空的建築工地和蓋到一半的大樓,以及廢棄的建築物,再與幾個企業老闆談話後,他們認為中國的經濟前景非常黯淡(來源)。但對照上海股市指數,再創七年來新高,似乎沒有人認為這些過剩產能是問題。

這就是共產國家和自由經濟國家不同的地方,在歐美也好,在台灣也好,是不可能放著這些問題不管,因為這些錯誤建設的惡果馬上會浮現:最明顯的例子就是苗栗。

誠如之前本專欄曾經提到,過去苗栗縣政府寅吃卯糧,大搞建設,終究出來跑總是要還,讀者可以看到網路新聞寫沒錢發薪水苗縣長致信同仁:共體時艱,苗栗縣府員工4月薪資尚未入帳,加上積欠包商新台幣數十億元工程款,引來大家議論紛紛,質疑縣府財政到底有沒有紓困辦法?

一個政治人物的好與壞,不是看他任內做了多少政績,給了多少福利,而是他下台後留了多少難題給後人。

回過頭來說中國,也有同樣的苗栗模式。

眼前的債務豈不是當初2009年4兆救市的後遺症?當初以為培養一些大鋼廠、大船廠、大電廠,就能超英趕美,但結果卻是埋下產能過剩的惡果,還有養出一堆蚊子館以及龐大地方債。

特別是地方債,根據中國國家審計署統計,中國國債規模將近10兆元(人民幣,下同),地方政府要償還的債務責任在12兆元到13兆元之間,佔當年GDP(國內生產總值)比重約為34%。如果按照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2013年首次對中國政府債水準的評估,把中央和地方預算內和未列入地方預算內的,如地方基礎設施建設支出等全部債務算上,地方債務大約佔GDP的45%。在國際上,公認的警戒線為國債餘額佔GDP比重不超過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