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市議會展開市政總質詢,柯文哲首次面對在野黨市議員的炮火攻擊。在開議前,國民黨黨團公開宣戰,表達強烈的企圖心,說因為十六年同黨執政,不能一展拳腳,現在則已磨刀霍霍。

這讓民眾期待能看到激烈的言詞攻防,甚或揭發什麼柯市府的重大弊案。但開議之後,出現在眼前的卻只有舉牌、嘻鬧、演唱會,不斷輪迴。

台北市議會是哪邊出了問題?在野黨議員真有這麼弱嗎?

這其實是個歷史共業。

很多台北市議會的成員,從議員到主任、助理,都還活在1998年阿扁市長落選的那個晚上。十六年來,他們根本沒有進化,還在玩過去的那套。

當整個社會已經走向公民政治、開放政府、新媒體的時代,他們卻仍在使用石器,努力的鑽木取火。

以往民眾瞭解台北市議會,都是透過記者的轉譯。為了獲得記者朋友的青睞,議員必須各出奇招,才能讓在記者席上沉睡的諸位「大大」們驚醒。因此做大道具者有之,尖叫狂罵者有之,亦有唱山歌者。只要開議,現場宛如幼稚園教室,熱鬧非凡。

就是要夠蠢,夠誇張,記者才會動。被吵醒的媒體記者哈哈大笑之餘,會順帶幫你寫個一篇,拍張照,或錄個五秒十秒。但如此「狂暴」的現場效果,經過記者、編輯台「理性的傅立葉轉換」之後,往往變得清淡如水,只剩下二三名句,小圖一幅。

蠢的部份被刪去,留下「比較能夠給大眾看」的那部份。從馬英九時代保持到郝龍斌時代,議員就這樣演,媒體就這樣做,日子一天一天過,當然,也就沒有進化的必要。

不過,從公民1985開始,網路新媒體開始強烈衝擊台灣的政壇。過去由主要媒體「編譯」新聞的環境已經改變,現在是由公民選擇「什麼是重點」的時代。

議題發球權已從民代等政治人物手中,部份轉移到不斷發動倡議的意見領袖與公民團體,而第一波新聞經常是由社群網站發動,傳統媒體則往往成為網路新聞的重製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