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女小雅上了幼稚園中班後,喜歡上「公主的月亮」這個故事。

故事的內容是一個生病的公主,要求國王父親幫她把月亮摘下來給她,這樣她的病才會好。國王找了全國最聰明的大臣與智者聚在一堂,大家都想不到對策,沒有人知道要如何把遠在天邊的月亮摘下來。只有那個平常只會逗人笑的小丑,想到了解決的辦法––既然是公主的問題,自然應該要問公主解決的方式,所以他找上了公主,問公主要如何把月亮摘下來?

我常常會跟雅爸說:「小雅真是個藝術家啊!」這句話半是認真,半是開玩笑。

小雅聰明、迷人、專心、學習力強、友善、畫畫一極棒,但她的個性也強,偶爾會鬧情緒。從幼幼班老師就叫她「小辣椒」,平常什麼都好,壞就壞在那偶爾的鬧情緒,一發作就天崩地裂,淒風苦雨。大人們往往得花上半個鐘頭,才能把她的情緒安撫下來。

我跟雅爸都是好靜、情緒平穩的人,我們兩個也幾乎不吵架。然而兩個安靜平穩的人,還是會生出火山小孩。小雅從小愛鬧愛叫,等她大一點不尖叫了,卻開始哭鬧;再大一點,則是會一碰到她不能接受的狀況就生氣大哭。她的情緒問題一直讓我跟雅爸傷透腦筋,而且因為不同的時期,還會發展出不同的新問題,讓我跟雅爸常有措手不及的感覺。

小雅的幼稚園是中大班併班,升上中班的那一年,班上從原本的9個小孩變成22個小孩;小雅也從原本班年紀最大的小孩變成年紀中間的小孩。開學後,她的情緒狀況變得愈來愈不穩定。小雅是個完美主義者,她要求自己要行為良好,也要求其他同學要如此。回到家總是跟我們哭訴大班的小孩行為不好,或是跑來跟她說她畫的畫不好看。

我跟雅爸都知道這是過渡期,她剛剛換班,需要重新尋找她在班上的位置。但她發脾氣的頻率愈來愈高,到最後只要一不順她的心意,她就發飆。跟幼稚園的園長會談,園長也就是要我們充滿耐心、多給她空間、多抱她親她,她要發脾氣就讓她發作,發完後再好好跟她談。

事後好好跟她談這件事,雅爸做得非常的好。雅爸甚至有注意到小雅很多的情緒是來自於不知要如何面對其他同學的壞行為,像是同學跟她說:「妳今天穿得真難看」、「畫得這麼醜」這樣的話,她會因為受傷而發脾氣,卻不知要如何答應。雅爸花了很多時間一項一項的教她,教她在面對挑釁時要冷靜,要對自己有信心;也教她別人講了不好聽的話時要怎麼回話。我常會在雅爸幫小雅洗澡時聽到雅爸問小雅:「如果有人跟妳說妳做的美勞真難看,那妳要怎麼回答她。」我後來也從雅爸身上學在這一招,有事沒事就跟小雅做「教戰訓練」。

但在小雅鬧情緒的當下,我們就一直處理得很不好,也一直很疑惑。我跟雅爸都是「愈哭愈沒有」的父母,而且是「會吵就沒有糖吃」。我常得在跟她出門的路上警告她如果不停止哭鬧我們就回家。做這件事對於老二其實不大公平,我們也常覺得老二莫名其妙的被「連坐」了。本來一家人高高興興的要去海邊玩耍,可以因為小雅堅持一定要聽的某音樂電台,因為收音效果不好被雅爸轉台就哭鬧不停,所以生氣的雅爸決定轉車頭回家。而這個回家的決定,通常會讓小雅哭得更嚴重,但至少,回到家之後,她可以在自己的房間裡哭個夠。

每次我把哭泣後跟我們道歉的小雅摟在懷裡,我都會很心疼,覺得這樣的個性會讓她長大後很吃虧,很辛苦。小雅聰明是聰明,我卻在學校以及職場上看過太多聰明卻被自己的情緒與脾氣困住的成年人。他們在社交技巧與情緒控制的缺乏,不只是他們事業上的絆腳石,更是人生路途上的絆腳石。雖然靠著聰明才智他們可以爬到某個不錯的社會位置,但他們的生活缺乏平衡,很難快樂得起來。

而對我而言,快樂平衡自信的小孩,比智商180重要很多!

有很長的一段時間我跟雅爸都一直想著要:在她鬧情緒的那一刻,我們應該怎麼做、可以怎麼做。因為不可能事事順著她的意,所以不可能避免掉那個衝突點;也不可能在衝突點上讓步,那不就變成「有吵有糖」了?所以如果她繼續鬧情緒,我們也得守住我們的原則,這至少是我們能做的事情,不是嗎?

哭鬧情況就這樣一直持續著。雅爸跟我繼續尋問各方意見,改善我們跟她的應對。開始做「教戰訓練」之後,她鬧情緒的次數有明顯減少,但那個情緒發作的當下,還是很讓人煩惱。

直到那個我跟小雅一起走路去公婆家裡路上的傍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