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法國經濟學家皮凱提出版《21世紀資本論》後,全球貧富差距不斷擴大的問題,再次引起各方矚目。或許,大家己知道台灣乃至全球分配惡化,甚至無奈的接受了這個事實。但當血淋淋的數據攤在眼前時,還是讓人感到觸目驚心。

由全球各國學者以皮凱提的研究方式,所建立的「全球頂尖所得分配資料庫」中,已經有20多國的資料,最近也加入台灣資料。台灣的部份是由中研院院士朱敬一與胡勝正利用財政部財稅資料所建立,這份資料,讓外界更精細、更深入的看到台灣所得分配與貧富差距的惡化程度。

國內衡量所得分配、貧富差距的方式,過去多半用行政院主計總處所作的家庭收支調查,依照所得高低以五等分,以最高所得的20%與最低所得的20%的所得差距倍數衡量。台灣的平均家庭所得差距倍數大概在6倍左右,平均每人所得差距倍數則在4倍多─看起來問題似乎不是很嚴重。

但問題是近十幾年的變化趨勢是:所得集中程度更嚴重,特別是頂尖的1%、或0.1%、甚至0.01%的金字塔尖端富豪,在全體所得中,取走的份額越來越高。這個變化,在五等分的分配數據中完全無法顯現;此外,此數據是根據以問卷型式調查的家庭收支調查而來,亦存在人為偏差而不夠準確。也因此,學者開始改以更精確的報稅資料,作更細緻的研究。

根據朱敬一的研究顯示,從1980年到2013年,前10%高所得者取得的所得總額,占全體總額的比例,由23.43%上升到36.39%,其占比重增加了55.3%,也就是說1成高所得者取走了超過3分之1的所得。前1%高所得者取得的所得總額占比,則由6.03%上升到10.68%,其占比重增加了77.1%;前0.01%高所得者所得比,更由0.68%上升到1.68%,其占比重增加了147%。

這個數據非常明顯看出,越是頂尖的高所得者,分配到的所得比例增加得越快,所得集中化程度越嚴重;而越是頂尖所得者,越是靠「錢滾錢」賺錢,而非靠勞力、智力。這份研究中就顯示,台灣前20%高所得者的所得來源中,75.9%來自薪資所得,21.4%來自資本所得;前1%高所得者變為52.9%來自薪資、43.0%來自資本所得;到前0.01%高所得者則變為13.8%來自薪資,83.8%的所得來自資本所得。

這點其實就是皮凱提研究的核心:平均資本獲利率高於經濟成長率─前者可用於代表富豪以資本賺錢的速度,後者可代表一般人靠薪資賺錢的速度。單看1年的差距,差個2-3個百分點,似乎沒什麼了不起,也不足慮。但這種差距滾個十多年下來,「神奇的複利效果」會悄然改變一切,把整個差距拉大。

依照皮凱提估計,不作任何改變,30年後就有8成的財富集中到1成人的手上。這些財富再代代相傳、繼續累積,未來是否只有「靠爸族」才是社會的人生勝利組呢?

全球的不平等加深、擴大,幾乎已經是我們這個時代的癌症,各界都有共識,但解決問題的腳步緩慢,甚或提不出解決方案。

去年11月教宗方濟各發布首篇教宗告誡文,就痛斥全世界不平等程度日趨嚴重─「少數人的收入呈幾何級數增加,貧富差距也是如此,絕大多數人無緣幸福的少數人享有的富足。」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公布報告指全球所得不均急速擴大的情況,「是過去200年間,全球經濟發展最重要、也最令人擔憂的議題。」今年達沃斯論壇把「不平等」列為主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 總裁拉加德說,「收入分配不公的不斷擴大已對世界經濟構成威脅」。

遺憾的是即使看到問題、也意識到其後果的嚴重性,大部份國家仍持續走在這條分配惡化的「不歸路」上,縱有當改善亦難逆轉趨勢。透過學者研究,台灣「血淋淋」的數據攤在眼前,我們除了之前算是對富人小小增稅的「回饋方案」外,是否該作得更多、步伐邁得更大呢?當年把遺贈稅由50%降到10%的錯誤政策是否該設法「再次逆轉」呢?千萬別讓台灣變成一個只有靠爸族才能成為人生勝利組的社會!

※本文獲「風傳媒」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