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認識一位媽媽,跟公婆住在一起。婆婆重視嚴格管教,本身是老師退休,所以對於媽媽教養孩子的方式很有意見。孩子鬧脾氣,媽媽常要先罵一頓,然後再作勢要打,婆婆才會覺得媽媽盡到管教之責,開始出手阻止,這時媽媽就順勢停止,這場戲才算落幕。

只有母子單獨相處的時候,媽媽才能好好講道理,適度忽略孩子的哭鬧,進行民主式地教養。 其實,媽媽也覺得很累。可是,一個家族的人住一起,大大小小事都要看長輩的臉色。如果不合長輩的意,輕微一點的,就是要承受長輩的負面言語,稍微嚴重一點的,就是把「孝順」這件事拿進來講,家族成員在人前人後議論紛紛,團體壓力很大。

在一般的狀況下,我鼓勵家長要有承受他人眼光的勇氣。畢竟現代台灣社會,還處在權威到民主的過渡期,價值觀有些混亂。每個人都有很不同的看法,社會學校也都跟大眾與孩子宣導,適當管教的重要性,例如:孩子被打,可以打家暴專線。

在實務面,我們根本不可能面面俱到,符合所有人的意。我們只能不斷反省自己的價值觀,時時檢視我們採取的教養行為是否達到目標,我們清楚自己在做什麼就可以了!

對我來說,只有鼓勵能建立好行為,處罰是非必要不使用的手段。尤其是在外人面前處罰孩子,非常傷孩子的自尊心。

要制止孩子在外的不當行為,例如:打人、破壞東西,用說理又完全沒效,對我來說,處罰不是立即要進行的事,而是把孩子帶到比較安靜的地方,或離開現場,讓孩子情緒平靜,先同理、說理、解決問題,最後才考慮處罰的必要性。如果我們原先並沒有做過行為約定,那就要討論,盡量在孩子同意的情況下,再實施處罰。

我們常常很急著處理事情,所以會希望,孩子能在不當行為產生的當下,就立即認錯或道歉。然後,孩子如果沒辦法馬上做到,就打罵威脅。

事實上,我們將心比心,如果我們自己正跟他人吵架,能夠馬上在長輩的幾句言語下,就立即道歉嗎?這實在不是件容易的事。

有時候,當孩子同意我們的想法,在情緒穩定的時候,認錯或道歉的態度也會比較有誠意。有時跟「人」有關的事情,要等當事人情緒平復一點,再處理,會比較妥當,不必急在當下。

在某些不得已的情況下,得要在他人面前處罰孩子,才能給他人一個交代,例如:長輩等著看、對方孩子被打的家長要求道歉…等。我們也只好演一場戲,虛張一下聲勢,藉機會離開現場,再私底下處理了!

這時候的「演」,是為了爭取時間、空間,非親身經歷者,實在難以體會。

作者簡介_洪仲清


國立台灣大學心理學研究所臨床組畢業,領有臨床心理師合格證書。曾在台北市立聯合醫院和平婦幼院區早期療育發展評估鑑定中心擔任臨床心理師近7年。
目前於佳家人際智能開發心理治療所擔任所長,專長在協助自我探索與覺察、情緒管理訓練、親職教養諮商、人際與家庭溝通、正向思考引導、兒童遊戲治療等。(專欄照片攝影:汪忠信)

著作:
2015《找一條回家的路:從跟家庭和解出發,再學會修復自己與關係》遠流出版社
2014《跟自己和好:為情緒解套,了解生存原來可以有很多種方式》遠流出版社
2013《讓孩子有好人緣,人際力養成法》城邦新手父母出版社

洪仲清臨床心理師相關文章與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