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編譯自 〈Why Stanford Students Turn Down $150,000 Entry-Level Salaries〉。

Business Insider 首席記者、《Marissa Mayer and the Fight to Save Yahoo!》一書作者 Nicholas Carlson Nicholas Carlson 最近在 LinkedIn 發表了一篇文章 〈Why Stanford Students Turn Down $150,000 Entry-Level Salaries〉,簡單地討論為何史丹佛大學的畢業生竟然會推掉年薪 15 萬美元(約台幣 465 萬元)的工作,他整理出了 10 大理由。

儘管矽谷的科技公司會對史丹佛大學主修電腦科學的畢業生開出令人咋舌的薪水,但根據 Hired.com CMO Tyler Willis 的說法,80% 的求職者最終不會選擇薪水最高的 offer。

既然最終決定因素不是錢(well,別懷疑,錢很重要),那麼這些史丹佛的畢業生他們對於踏出校門後的第一份工作,最在乎的是什麼?當然,這並不是一份正式的統計報告,理由也不全然令人信服,但我們還是可以從 Nicholas Carlson 與學生的訪談內容一窺史丹佛大學的學生們怎麼看待自己未來的工作。

1. 工作要能做出實質的影響

一名叫 Jessica Taylor 選擇在非營利組織 MIRI(Machine Intelligence Research Institute,機器智慧研究所)而不是在 Google 工作。(像不像影集《House of Cards》那位叫 Gillian Cole 的角色?)「MIRI 只有三個全職研究員,因此在人不多的情況下,我更有可能在那裡做得更好。」她這樣告訴 Nicholas Carlson。

Google 給 Jessica Taylor 的 offer 是:介於 10 萬到 15 萬美元的年薪,加上價值介於 10 萬到 20 萬美元的股票。

2. 他們想要為這個世界做好事

Jessica Taylor 告訴 Nicholas Carlson:「我職業生涯的主要目標是為這個世界做最好的事。」

MIRI 雖然只有 9 個人,但這個成立於 2000 年,致力於研究強 AI(Strong AI)相關安全議題的單位可不是什麼等閒的組織,其 2007–2010 年間的總監就是現任 Google 工程總監、人工智慧權威之一 Ray Kurzweil。人工智慧的安全議題一直都是人們關注的焦點,Elon Musk 就曾捐贈 1,000 萬美金給一個與 MIRI 有相似目標的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