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按:根據《自由時報》4月9日的報導,飛官勞乃成3月29日帶藝人李蒨蓉等人參觀阿帕契戰機,當天曾多人詢問勞:「可以拍照嗎?可以PO網嗎?」勞不假思索回答:「OK!」)

「貴婦登阿帕契案」中最引人注目的角色,當然是李蒨蓉。許多網友認為,如果她沒有上傳打卡,這案子應該不會爆發;而若少了她在媒體前的翻眼挑眉,這個打掉一堆星星的大案,也不會向上發展,大概就在龍潭的小營區中低調收場。

她若沒打卡上傳,這個阿帕契觀光行程大概也不會被平民百姓得知,所以我們可能要感謝她在這一方面的貢獻。但她的態度若好一點,不要在記者會上翻白眼,事情的發展真會不同嗎?

我不認為她沒翻白眼,這個案子就會自然「消下去」。這個案子一揭發,就無法煞車了,這是因為社會整體氛圍已經改變,這兩三年來,台灣人已從「能忍受國軍的既有問題」轉變成「開始認真檢討國軍的缺陷」。李蒨蓉可以是引爆者,但她沒能力阻止之後的發展。

看起來李蒨蓉「貢獻」不小,可以算是「自己人」。但她有做錯的部份嗎?排除之後的態度不佳,她可以推說進入營區和登機,是因為勞中校引導和許可,她本人也算是受害者。但這不代表她就沒錯。

她錯在缺乏對環境差異的警覺。一個軍官大開方便之門,貴婦就高高興興登堂入室,卻沒想到軍隊的環境存在特殊的行為標準。即便帶路者說「可以」,你也應對不熟的環境保持道德警覺。

就像你進到有許多精密裝備的工廠,在裡頭工作的朋友說:「沒關係,你可以四處看看。」你也會知道有許多東西不能碰,甚至連接近都可能會出大事,或是賠錢賠到你挫賽。

我們自幼所習得的行為規範,只在我們熟悉的領域產生作用。來到陌生的空間,「啥都不做」是最安全的,或在做之前問清楚相關規定。不該認定自己有朋友「罩」,這朋友便能完全承擔你行為的道德責任。